今天晚上心裡有一個很大的疑惑,我,到底看起來像幾歲的人?我自己一向知道(也很認命),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可能是體型的關係,也有可能是臉上常面無表情的關係,但我從來不以為意,直到今天,我才驚覺,難道我真的看起來年紀那麼大?

我不知道一般人是怎麼反應的,但是若是在路上看到別人盯著我瞧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難道我有哪裡不太對勁?衣服沾到東西弄髒?包包拉鍊沒關?臉上的妝花了?還是背上被貼了什麼整人紙條?還是衣服不知道哪時被勾破了?所以每次一有人盯著我瞧,我就會開始不動聲色的偷偷確認一下我自己看起來沒什麼問題。類似狀況,若在路上有人叫住我,我也會停一下看看是不是要提醒我什麼,或者對方是想要問路。雖然平常在路上是會維持著「生人勿近」的表情,但是當人家笑著臉叫住你,有可能是要幫忙你,總不好一開始就給人臉色看嘛,等到你發現對方是其他意圖的時候,笑臉其實已經收不回來了,又不是在演川劇的變臉,(是川劇沒錯吧?)也不是修練過聖蹤的如意法,也不會像俠刀因為對打的九幽變身為邪帝,就也跟著變身為武痴。(怎麼越講越離題了,如果原來是有主題的話啦!)

我一向不覺得我長的很大眾臉,所以當有不認識的人叫住我的理由是我長的很像他認識的誰誰誰時,我都會覺得很懷疑,接下來對方是想要說什麼。目前碰過的有要推薦某個看皮膚黑斑的老師,有邀請一起去參加直銷講座,還有很多意圖不明,問說要不要一起去看什麼東西,試吃什麼東西。不過我媽從小教的好,絕對不跟陌生人走。(不過目前還沒有破功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因為還沒有碰到帥到讓我暈頭轉向的帥哥出馬吧。)

今天應著朋友的要求(威脅?),穿著洋裝打扮好後去參加朋友的喜宴,回家時因為時間已晚,急步走在永康街上,居然被叫住。問問小花就知道,我一般走路狀況就很快了,當我說急步走其實是真的走的蠻快的。結果在永康街快到金華街口那邊被一位看來大約四十多歲的男人叫住。錯愕的我一臉疑惑的看著對方,半夜十點半多,Keroro軍曹是注定看不到了,再耽擱下去就連布袋戲闍城血印都看不到了,居然還有人要擋我的路。對方開口第一句話問我說,你好像很急吧,看你走路走的很快,我馬上白了他一眼,心想,都知道我走路走的很快,還叫住我,攔我的路。勉強保持禮貌的問了聲,有什麼事嗎?想說怎麼在晚上趕著要回家的路上碰到白目,還是個有點年紀的白目,但又不能直接轉頭走人,正想著該如何脫身,對方開始問說應該不認識我吧,我是住在附近嗎?我直說不認識我也不住在附近,這樣應該夠清楚了。對方居然還是繼續白目,還繼續問說不知道我有沒有時間,好像在趕路。人家這樣問,我當然就不客氣的說,是的,我在趕時間(心想這位先生到底有什麼事,搞了半天說話沒重點,還耽誤我的時間)。但是這位白目的先生真的很白目,還繼續咕嚕了一句,我沒聽楚,還ㄏㄚˊ了一聲,結果他說的那句把我給惹毛了,沒想到我賠上了我的Keroro軍曹跟闍城血印,他要說的居然是這一句話。他問,想認識你會不會給你帶來困擾。X的,搞半天是要搭訕。我一句對不起我趕時間,轉身就走。還得要越走越快,邊走邊確定後面沒有人跟來。

重點是,我越走越氣(所以也越走越快),一開始當然是氣看不到Keroro軍曹跟闍城血印,然後想到在路上被人搭訕也挺火的,為什麼碰到搭訕我的人都是怪人,要嘛是自以為是的小朋友,要嘛是自以為是的大叔。然後越想越氣,那個四十多歲的人到底以為我幾歲?難道我看起來有那麼老嗎?還是我看起來像是個三十多歲沒人要的老處女,需要他多管閒事?

想到最後,我開始好奇到底對方在想什麼,到底這種搭訕的成功率會有多高,成功不是只是給對方電話號碼,因為拿到電話不代表會打電話。這樣認識的人會有什麼樣的意義,在看到對方的十秒內決定要不要上前搭訕,這十秒鐘能看到什麼東西,說不定連長相都看不清楚。雖然說搭訕的目的可能只是單純的想要交朋友,但是交朋友磁場相容比較重要吧,難道是先想辦法認識對方,不合意再丟掉嗎?這樣也不太誠懇吧。不過話說回來,也可能是我對交朋友這件事比較有潔癖吧。

也或許我真的越來越老了,也開始對自己的年齡敏感了吧,連對這種事都會越想越氣。不過也從小注定了不適合走可愛路線,所以也不是真的想要讓自己多年輕,只是突然對於自己好像不再年輕這件事有了很實際的體悟。

P.S. 自己跟可愛的衣服真的很沒緣,難得看到一件想買的可愛洋裝,結果居然袖口太緊。袖口耶,真的是沒緣啊。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