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時看了布拉格的天氣預報,很悲慘的發現,我打算待布拉格的這段間,不但氣溫大概在攝氏0~ 3度,還會下雨,甚至下雪。很不安的飛往布拉格,因為距離一個半小時的飛行時間的阿姆斯特丹,氣溫大約六度,並且下著大雨。一到布拉格看到陽光,不禁想仰天狂笑,我果然是晴天娃娃,當年去巴黎、去大阪、去東京都是,去之前聽說下著雨,我到達之後又都沒事。

  套上自美國回來後就封印起來,到出發前三天才拿出來洗的長黑色羽绒長外套,繫好圍巾,找到託運行李,一邊慶幸行李跟我一樣都有趕上往布拉格的飛機,一邊尋找離開布拉格機場的辦法。沒有錢萬萬不能,所以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換錢。在機場大廳只有找到一個換錢的Exchange,匯率果然很差,但是也沒有別的選擇。拿了USD 50 旅支,才發現居然在捷克,換錢也需要付手續費,在機場是3%,就這樣硬生生的少了30.xx kc。但還是得要先有當地貨幣才有辦法買離開機場的車票。

  布拉格機場的標示很清楚,換完錢後立即找到了transportation information center,看了一下價目表,果然我的旅遊書的資訊已經過期很久了。車票錢早就不知道漲過幾回了,看來布拉格不會再像旅遊書所介紹的那麼便宜了。布拉格的公共運輸系統的車票很不一樣,它並不是算趟,也不是算距離(不過超過一定的距離還是得要另外買別種票),而是算時間的。一張20kc的車票可以在90分鐘內任意搭乘,包括巴士、地鐵、電車等。我想我大概馬上就會出門玩耍,乾脆直接來張24小時內皆有效,價格80kc的車票。再度跟服務處小姐確認我扛著大行李上公車需不需要加錢,答案是不用,看來我的旅遊書真的是過期了。

  一手拿著機場地圖找巴士站,一手拖著行李,看到外面陽光普照,一時不察,拖著行李就往是外去。結果,一陣冷風吹來,差點當場尖叫。這可不是一般的冷風,可是溫度接近零度的冷風,當場整張臉跟沒戴手套的手完全僵掉。難怪寒冷地方女生的皮膚都很細,因為冷到毛細孔都收縮起來了嘛。

  冒著冷風繼續前進,巴士站是不太難找,麻煩的是得要站在冷風中等巴士,穿著後牛仔褲的雙腳還是冷到有點發抖,手更是放在外套口袋裡不肯拿出來了。站牌旁有清楚的標示下班車的車號和抵達時間,看到一台我想要搭的車號過來,雖然車上頭標示還是機場,但因為冷到不想放棄機會,還是招手了,希望車子會在停靠站後改上頭標示成往某個地鐵站,或是司機好心載著我繞機場一圈我也不介意,可惜年輕的帥哥司機連停都不停,只是一臉憐憫的雙手攤開聳聳肩,表示無能為力。我呢,也只能繼續在寒風中等待巴士。其實也只要再等五分鐘左右,只是真的很冷,冷到多等五分鐘也是挺痛苦的事。


  漫長的五分鐘過去,終於看到我的巴士。上車後研究了一下票面上打時間的機器,順利的上車,老司機先生一付不想理人的感覺,不過沒有理我,也表示我應該沒有做錯。搭巴士轉地鐵不難,反正巴士的終點站下車就對了,而且巴士站牌還在地鐵入口的正前方。比較麻煩的是沒有電梯或是手扶梯,只好拖著行李乒乒砰砰的下樓梯。地鐵的方向也很好找,比台北捷運更不容易迷路。據說我住的旅館離地鐵站不遠,到站後拖著行李箱找地鐵出口,反正沒有一個出口看起來有任何意義,全是一堆看不懂得符號,找一個有手扶梯可以輕鬆回到地面的比較實在。


  在地面上拖著行李箱找我所訂的旅館時,才了解到為何有人警告我要確定行李箱的輪子夠好才行。整個城市的街道幾乎都是以石頭舖成的,一路就聽到我行李箱的輪子在路上叩叩叩。以後行李箱拉桿跟輪子開新模,叫老爸讓我拿來布拉格拖一拖就知道堅固度夠不夠。找旅館其實不太順利,因為我對我網路上訂的旅館期待太高,以為三星又是Eur 50的旅館,至少該有個容易找的門面,第一次根本就是過旅館而不入,完全走過頭。再終於搞懂布拉格的門牌後,往回走才找到。原來我的旅館離地鐵站真的很近,只是入口完全不起眼。不敢拍照做紀念,怕被老爸知道我住這種旅館,以後想一個人出門玩會被禁足。是說旅館小歸小,破舊歸破舊,倒還是挺乾淨的,看來剛重新裝潢沒多久,特別是個人的衛浴設備。這間房間跟我之前去巴黎住的比起來,已經好很多了。雖然規定check in 的時間是在下午一點,但在早上十點多到達時,櫃檯還是很好心的讓我先check in,我猜想可能入住的客人不多吧。簡陋但是乾淨的房間,本來以為沒有附浴巾,好佳在後來在床上有找到折美美的。但是沒有洗髮精跟肥皂依舊是個問題,心裡盤算著剛剛找路時,似乎有經過一家長的像超市的東西,待會得要記得去補些生活用品。

  行李卸下,重新穿好外套,這次記得戴手套,準備正式開始我在布拉格的探險!!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