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了劍子仙跡、疏樓龍宿,當然也得寫佛劍分說,雖然對於佛劍分說是真的不太知道要寫什麼,看到我把佛劍放在三先天的最後一個,大概也知道對於佛劍我最不知道要寫什麼。不是對佛劍這個角色有什麼意見,其實我本身是艇喜歡佛劍,只是套句在bbs上布袋戲版大家在提各個角色的名言,有人說佛劍的名言就是,「嗯」。這不是開玩笑的,佛劍在戲裡最常說的話就是「嗯」。這對於把對話看的很重要的我來說,當然能夠發揮寫佛劍的東西不多。

   不過唸歸唸,已經決定寫佛劍就還是得要擠一點東西出來,先來大概解釋一下佛劍這個角色好了。其實佛劍是個暴力和尚,說不定比前任擔任暴力和尚名號的「一頁書」還要暴力。不過除了偶做的比一頁書帥之外,佛劍的殺人總是被營造了有更多的無奈。佛劍出場的詩號,「斬業非斬人,殺生維護生。」就說明了他走上殺人和尚的不歸路的無奈。

   佛劍一開始的出場,就少了劍子跟龍宿的消遙跟飄然。印象中第一次看到佛劍正式出場,就是要把犧牲自己來製造解藥的某位尊者的頭砍下來。雖然說人是已經死了,但是得要把一個好人的頭砍下來,還是一件挺不得已的事吧。再度看到佛劍出場,是在一頁書中了新版的磷菌毒,大家在擔心磷菌毒會讓他發狂(磷菌毒的病徵就是會發狂殺人),畢竟世事如棋,乾坤末測的一頁書可是秒爆天王,所謂秒爆天王就是照字面解釋,殺個人只需要一秒的時間,經典畫面是,一頁書化身步懷真,隻身到邪能境找鬼隱(邪能境頭頭),鬼隱只問了一聲你來做什麼,步懷真只說句來掛掉你了,就把鬼隱給爆了。雖然鬼隱並不是第一次被爆了,但是一頁書也不是第一次秒爆別人了,一招天龍吼不知道秒殺了多少大咖壞人。(奇怪,怎麼聊到一頁書去了,明明這篇的主角應該要是佛劍分說才對啊!)回到原話題,當一頁書中毒之後在定禪天(?)打坐打算抵抗磷菌毒性,突然看到佛劍分說踏著沉重的腳步走進視線範圍雖然最後佛劍沒有真的斬了一頁書,不過還是讓人捏了把冷汗。

   佛劍揹的那把劍也跟三先天其他兩位一樣,都是大有來頭的。叫佛劍當然是被塑造成具要聖之氣的角色,特別是這幾個劇集的其中一條線路是正邪之爭,而不只是一般的好人和壞人之間的鬥智鬥力,像是素還真與四無君之間之鬥爭。佛劍的出場在開始就是到了未來之境去看過被嗜血者(沒錯,布袋戲裡除了外星人外,連吸血鬼也出現了。)征服過後的世界,因為悲天憫人的胸懷,決定逆天而行拯救蒼生。我不太清楚佛家的說法,不過戲裡不斷提到,佛劍為蒼生殺生斬業,已經是決心入無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一頁書秒了那麼多人都不用承受殺生之罪,不過或許因為佛劍抱著願意承受為了蒼生斬業的後果,所以每次看到他動手,都因著感覺無奈。說或許的原因是,另一個可能是因為佛劍總是表情嚴肅不苟言笑,所以才會覺得他每一次動手都很無奈吧。

   佛劍真的是個話不多的角色,惹了這麼多麻煩上身,除了悲天憫人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應該算是誤交損友吧。交了劍子跟龍宿這兩個朋友,不惹麻煩上身是不可能的事吧!從一開始龍宿跟劍子互推江湖的麻煩事,龍宿一聽到劍子把麻煩推給他,馬上叫把佛劍推入火坑,劍子聽完後居然也同意,說教看「佛劍風騷」吧。三先天空降玄空島之時,劍子仙跡一開口就先把佛劍跟龍宿推上檯面,龍宿當然是不會讓劍子只在一旁看戲。再來最之前劍子一探黑暗之間,跟黑暗之間的壞人絡狠話的時候,也說,難道不怕「光明使者佛劍分說懲罰你?」好像不管什麼狀況,可憐的佛劍,總是就這樣被兩個人拱上檯面。

   佛劍是個很耿直的角色,一有事情到來,常是一附捨我其誰的態度去面對,少了劍子的奸巧,龍宿的自私跟野心,這雖然使得這個角色口裡所說出的話少了些趣味,但也成為最近少見的正直又善惡分明的角色。雖然說口裡所出的話少了些趣味,但有時這份正經嚴肅也成了不少好玩的笑點。有看龍城聖影的人應該對於佛劍去找三教怪人幫忙時,被考講笑話,結果在一旁嚴肅打坐想笑話印象深刻吧,特別是想了半天之後所說出來的「笑話」讓三教怪人也甘敗下風。另外,劍子在佛劍認真的應答他的玩笑話後,忍不住對佛劍說,在該正經的時候講笑話固然是不合時宜,但是在別人開玩笑的時候嚴肅,也讓人下不了台啊!佛劍的反應,依然是一臉嚴肅的說,你剛剛有在說笑嗎?當劍子在那邊「呃...」的同時,我差點沒笑到跌下椅子。

   不過自刀戟戡魔錄開始後,可憐的佛劍災禍不斷,被編劇大人嚴重降級,又有傳言(現在已被證實)梵天一頁書要再出。這些令我不禁為了佛劍而憂心。希望編劇大人手下留情啊…   我實在超想再度聽到佛劍超熱血的武戲配樂 -- 往生咒啊!!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