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的耳語的圖像


  第二本宮部美幸的小說。很喜歡上一本的「扮鬼臉」,也很喜歡這本「魔術的耳語」,不過我到現在還是不太確定這本「魔術的耳語」算不算推理小說?!

  原因很簡單,我覺得兇手用催眠或是暗示這種手法,在推理小說裡面根本就是一種作弊行為,除非兇手自白之外,根本沒有辦法推理偵破定罪。

  但是就懸疑小說來說,我還是很喜歡這本「魔術的耳語」,一樣是一本放不下來的書,趴在床上把它看完,沒看完前一點都不想起床梳洗,好險這本小說不厚…

  就題材來說,這本「魔術的耳語」跟我看的上一本「扮鬼臉」差異很大,但是在其中又都可以看到宮部美幸那種細膩描述當時社會背景的功力。上網查了一下宮部美性的資料,發現這本「魔術的耳語」居然是她出道沒幾年的作品,如果以她1987年出道來算的話,這本1989年所出版的魔術的耳語,可以她出道第三年的作品,出道三年就可以寫出這種長篇小說,可是非常利害的。看的是中文翻譯本,所以不敢說她的文筆如何,但是中文翻譯可以這麼流暢,應該原文也不會糟到哪裡去。不過這麼縝密的劇情安排,還引誘著讀者不停的跟著看下去的功力,不太像是新手作家。

  所以就算我在一開始就覺得她犯規,居然兇手用催眠的方式殺人,但是還是被故事吸引的繼續看下去。光這一點就算很成功了!

  宮部美幸的推理小說(懸疑小說?)看起來有意思的原因,跟松本清張比較類似,他們想要說的故事,很多都是在命案之外,相較之下,命案當然還是要破,但是那些吹毛求疵的偵探耍龜毛的部分就不是那麼重要了。若說本格派的推理小說是以spotlight打在命案的場景上,就好像在看少年偵探科南時,不太會看到沒有科南(或是新一)的場景,整個故事只有一個目的,人是誰殺的,又是以什麼神秘的方法怎麼殺的。松本清張跟宮部美幸的小說就比較不一樣,當然還是有要找出殺人兇手是誰,但是松本清張跟宮部美幸的小說,spotlight不但打在命案上,也會隨處遊走,讓你看到命案發生時的社會狀況,人們是怎麼過活的,然後暗示你,因著我們都無法否認的人性黑暗面,所以會有這樣的命案發生,這就是現實社會。

  回到這本「魔術的耳語」,我很喜歡主角「日下守」這個孩子,雖然是主角,但是他不是以科南或是工藤新一那種面目出現,反倒是個正常,或許該說是個平凡的孩子吧。雖然說在社會的標準下,因為有個盜用公款的父親,所以被大家認為是個不正常的孩子,在學校裡面被嘲笑小偷的孩子是小偷。但是這樣就真的不正常嗎? 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每個人誠實檢視自己看到自己的黑暗面,又有誰敢說自己是正常的? 說不定正常應該定義為有黑暗面才是正常。

  宮部美幸描繪出社會自以為正義的審判,讓其實是無辜的孩子們受苦,小孩子從父母那裡學到的是歧視跟欺負他人,種種的現象都在宮部美幸的小說裡面顯露出來。但是我喜歡守的地方是,他以自己的方式對抗這個對他不公平的社會,雖然變成了一個孤僻的孩子,但是並沒有變成一個自暴自棄的孩子。喜歡守並不是因為他是個乖小孩,反倒是因為他是個早熟又勇敢的孩子。當然,在他四週的家人跟打工地方的夥伴也有很大的功勞。

  守這個孩子很有意思,現在希望再去找找宮部美幸有沒有寫其他以守為主角的小說。從小看著母親因著父親盜用公款後離家出走而受苦,自己又因著是小偷的孩子而被欺負,整本小說看到最後,我甚至有個錯覺,宮部美幸想要解決的懸疑故事,其實不是死掉的三個年輕女子,而是守的父親離家出走之謎。

全站熱搜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