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過宮部美幸是因為她推理作家的身分,但是沒有想到第一本讀的作品卻是時代奇幻小說。所謂的時代即是以明治維新以前的時代作為背景,其實我在一開始看到「時代」這個詞,還不太能適應它是對等於我們常稱為「歷史」的詞。聽到「時代劇」第一個反應會覺得應該是現代背景的東西,怎麼會出現穿和服的武士理個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的頭! 後來才知道,日本所謂的「時代」的定義是這樣的。

  沒有讀過宮部美幸的推理作品,不過跟據銷售量跟寫在書封上的介紹,似乎是個很了不起的推理小說作家,也有自己的風格。宮部美幸也被稱為國民作家,在看完序文裡介紹過她的作品名單,再加上自己看完了這本「扮鬼臉」,如果她一半以上的作品都有扮鬼臉這本書的水準,以她寫作題材的廣泛領域來說,就真的很了不起!

  買這本扮鬼臉其實也只是恰巧,我不是(在看這本書之前)宮部美幸的書迷,聽過她的名字卻沒看過半本,只不過在Costco小說區在賣的書就那幾本,除掉我討厭看的心理立志叢書外,選擇就更少了,所以才會帶回這本扮鬼臉跟上次介紹的黑暗帶我走。

  女性作家普遍性的在寫作筆觸方面,比男性作家細膩。說故事描述事情的方式和角度也不一樣,許多甚至連關懷的議題都不太一樣。宮部每性的扮鬼臉,以一個可以看得到幽靈的小女孩阿鈴為故事中的主角,藉由她的眼睛觀察大人世界的種種,雖然不是本推理小說,但是阿鈴是扮演著類似偵探的角色,努力想要找出許多事情的答案。

  扮鬼臉裡面讓阿鈴莫名其妙(當然作者有偷偷讓讀者知道爲什麼)看到了住在她新家「船屋」裡的五個幽靈。看著阿鈴從最開始的恐懼,到跟幽靈交上了朋友,在許多事情發生時,幽靈反倒成為她傾吐跟諮詢的對象,到最後不捨得分離。阿鈴也從一開始像是個單純的小女孩,一路慢慢的成熟長大,成為有主見敢採取行動的大女孩了。

  看這種溫馨小說其實不是我的風格,不過「溫馨」真的是形容這本扮鬼臉最適當的詞了。沒有什麼人生的大道理,但是卻讓讀者覺得溫暖,就算平淡,但是努力著過著每一天,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有沒有認同是一回事,不過看完書的那天晚上睡得很好是真的。

  我對於日本歷史沒有研究,不過宮部所描繪的江戶時代倒是挺有趣的。有沒落的貴族階層,有努力工作而崛起的市井小民,包飯舖(便當外送店的樣子)跟料理舖。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對於明天總有個夢想,宮部美幸筆下的小人物,就是這樣的人們。

  整本小說(雖然說挺厚的)以三場料理宴會分為三個不同的階段。可以看到主要角色們的心境因著這三個料理所帶出的故事而改變,雖然說料理亭的菜色不是重點,但是宮部也花了一番心思在上面,細膩的描寫許多的美食,不過歷經這些幽靈的風風雨雨,不知道這家料理舖在故事結束後的命運如何?

  一開始看起來平鋪直敘的故事,到中間卻發現宮部美幸開始把人物之間的關係逐一點出來,每個人/幽靈都是有某種原因才會在今天這樣的境況下吧。而因著阿鈴的天真,才能逐一解決這些問題原因吧!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