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兩天的時間看完了「黑暗,帶我走」。看小說的速度一向就不慢的我,雖然這個星期六要上班,還是在這個週末把有點厚度的這本小說看完,劇情緊湊讓人停不下來當然是原因之一。雖然在台灣買書不貴,但以這種看小說的速度算起來,還是對荷包蠻傷的。

  在Costco買這本丹尼斯勒翰寫的「黑暗,帶我走」純粹是湊巧,很想看小說,但是在Costco的選擇不多。看到書封上寫著「喜歡卜洛克,丹尼斯勒翰絕對值得期待」,真的挺喜歡卜洛克的我翻了一下確定是推理小說,也沒想太多就買了。不過,我漏看了旁邊的一行字 -- 「神秘河流」作者,不然我大概就不會買了吧。

  我不是覺得神秘河流的作者不好,或是神秘河流不好看,其實正好相反,在電視上看過重播的神秘河流,整部電影裡面的陰暗面太過於深刻,文字的敘說刻畫的更加黑暗。而每想到神秘河流,西恩潘、提姆羅賓斯和凱文貝肯在戲裡面的臉就會令人打冷顫浮上來。

  但書買來就是要看的,特別是最近打電動碰到兩大挫折,需要離開電動讓腦袋清醒一下。星期六順手把書帶出門,在回家等公車時開始看,一開始還沒太大的感覺,不過看到裡面第一具屍體出現時,心裡就知道「糟了!」

  覺得寫書封廣告詞「喜歡卜洛克,丹尼斯勒翰絶對值得期待」的人應該不是卜洛克跟丹尼斯勒翰的書迷,純粹只是想要以卜洛克的人氣來帶動丹尼斯勒翰這本書的買氣。卜洛克跟丹尼斯勒翰都算是寫犯罪小說,但是兩個人的切入點其實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對於人性的描述見解跟要探討的東西大概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的好幾倍吧!

  寫了這麼多廢話,還是該要回到正題聊一下這本書才對。我完全同意幫這本書寫序的臥斧引用下面這一段尼采來描述這本書的中心主旨是再恰當也不過的。「對抗怪物的人,應當心別讓自己也成為怪物。倘若你凝望深淵的時間夠長,深淵也會凝望你。(He who fights with monsters might take care lest he hereby become a monster. And if you gaze for long into an abyss, the abyss gazes also into you.)

  「黑暗,帶我走」以男主角派崔克為第一人稱述說,描述一個像是雪球越滾越大的案子。跟神秘河流很類似的是,童年陰影、暴力、性侵害這些主題不停的像是夢魘一樣從故事的開頭糾纏到最後一刻,而且一個個都描述的觸目心驚,看小說時腦袋裡自動描繪出來的畫面,真的會讓人不太舒服。最讓人不舒服的是,我知道這種事情真實存在,而人性裡面也真的存在著醜陋的黑暗面,只是在大多數時候,大家因著所受的教育,以理性跟文化素養束縛起來而已。而在這本「黑暗,帶我走」裡面就出現了這麼一個以擁抱黑暗為人生方向的角色。

  同一般冷硬派推理小說一樣,主角總免不了跟許多角色揮拳頭對幹,而這些主角不但拳頭得要比一般人硬,身子骨也得要比一般人耐打許多。不過丹尼斯勒翰筆下的派崔克,比起大多數的冷硬派偵探來說,算是良知尚未泯滅的階層,不像漢密特筆下的角色根本沒有什麼良善可言,派崔克辦起案子也比卜洛克筆下的史卡德幸運的多,不像史卡德敲的很多門都沒有回應,許多球直接丟給派崔克,甚至還跟警察合作算是愉快吧。只是作者要派崔克經歷的人生試練還是很殘酷。

  對我來說,我比較覺得這本書算是很成功驚悚小說。拍成電影絶對又是一部步調緊湊好看的懸疑驚悚片,雖然大壞蛋有點容易猜。作者可能想要在小說裡帶出比較嚴肅的話題,但不知道是篇幅不夠還是我本人感覺太遲鈍又理解力太差,只看出來其中一個「正義的定義是什麼」或者是說「誰賦予決定人生死的權利」,只是這個話題到後來也被模糊掉了。人,還是只是依循著本能在行動。而因為看過神秘河流,所以描述類似童年陰影、性、暴力、性侵害等話題時,受驚嚇程度比較低了。

  不過這本小說還是很好看,作者的文筆很好,翻譯的也很棒,還細心的標上很多註解幫助讀者更了解背景好進入狀況。主角派崔克的第一人稱敘述,讓我們一起逐漸挖掘出他童年生活裡的陰影,了解他四週的人,不論是好人還是壞人,雖然更多的時候是無法單純被歸類為好人或是壞人的人,也看著他耍嘴皮子或是自嘲試著擺脫一些壓力,或者有些人還會爲他的感情生活擔憂。我也很喜歡書裡的另一個主角,派崔克的搭檔安琪,雖然女偵探不少,但是這種一男一女非(或是尚未成為)情侶關係的偵探組合還不常見,特別是對等的偵探關係而非女助手而已。

  回到作者想要說「誰可以扮演上帝?」這件事情,我想沒有人有答案,我很想說沒有人可以,但是每一天在追求權力的我們,有什麼差別呢? 又或者你我只是還沒有撕下外面那層叫做禮教的包裝紙而已!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