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幾個禮拜前就看完這本「相愛的記憶」,因為這本小說薄薄的,根本撐不了幾個小時。不過一直拖到現在才來寫讀後感,除了這幾個禮拜忙翻了也累翻了之外,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這本書實在是有點太過悲傷。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看的每本書裡都有死人,還是說現在已經找不到沒有死人的小說了?

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大崎善生」,其實我根本不太知道他是誰,雖然知道他最新被翻譯的小說叫「孤獨,或是類似的東西」,聽起來就是很憂鬱的書,但還是不太認識這個作者。有一天收到台灣角川的電子報廣告,其實那期廣告的主題書是「寂寞旅店維納斯」,這本相愛的記憶只是旁邊的一格介紹而已,不知道為什麼就被吸引住了,可能是文案寫的太好了吧。當天晚上在家裡附近的政大書城找不到,(只看到寂寞旅店維納斯,但是因為不是我的第一目標所以沒買。)只好隔天再把已經被我丟到刪除郵件夾的電子報找出來,打了通電話到角川去問。沒想到當天居然是角川書店的員工旅遊日,接電話的人一問三不知,用很抱歉的口吻問我要不要自己試著在角川的網路書店找找。我也只好認命的去找看看,沒想到找到了姊妹書「鐵線蕨的憂鬱」卻找不到這本。熬了兩天等角川的員工旅遊回來後,再次撥電話去問,那個小姐好心的說我可以透過其他家書店定書,這樣可以省她們網路書店的運費什麼的。在午休時間花了十多分鐘終於把事情搞定,結果隔壁同事問我是不是在買言情小說,真是個難以解釋的狀況啊。(不是說我不看言情小說啦,只是基本上我不會花錢去買就是了!)

要是以看言情小說的角度看這本書,可能會很想死吧,大概看了三頁就看不下去。基本上言情小說的主角應該不會四十多歲,然後半夜不睡覺花了將近四頁的頁數在洗魚缸吧。

這本書就如中文書名說的,在研究記憶的問題。英文書名也很有意思,叫「Pilot Fish」。所謂的Pilot Fish是指著在剛開始養魚的時候,為了培養魚缸裡面的生態系所放進去養的魚,這個步驟決定了之後魚缸的生態能不能維持一個平衡。所以當你放進魚缸裡的Pilot Fish無法形成一個好的生態系的話,就註定了這個魚缸將來失敗的命運。

故事的男主角,一個四十多歲的色情雜誌編輯,這輩子最缺乏的能力大概就是做決定吧。其實也不是說他不會做決定,根據書中的說法,只是他覺得大部分的東西或是事情都無所謂,跟自己沒有什麼太大的切身關係,所以不會(想)去做決定。整個故事由他接到十九年未曾聯絡的前任女友打來的電話正式拉開序幕。

相較於優柔寡斷的男主角,女主角倒是做事情勤快果決,一旦決定了行進方向就會筆直前進不反悔的人。其實對於這麼有決心毅力的人,能夠依著決心像前行的人我真的覺得很了不起,因為我就是做不到這種事的那種人,別說只是左顧右盼了,有更多的時候根本就會前進兩步後退三步吧。不過書中的女主角由希子對於自己的「一旦決定了,就頭也不回的筆直向前走」這件事提出了解釋,就好像爬樓梯,當你停下來的時候一經爬到一個令人往下看開始害怕的高度了,在這種時候,只能擦乾眼淚繼續往上爬了,因為下去似乎需要更大的勇氣。

換句話說,也等於是以放棄來回應之前所經歷過的,繼續往上爬樓梯,就當作已經爬過的那一段路不再存在,反正立定心志是要往上爬,又不往下爬,所以腳已採過的樓梯就不用再去思考。只是,記憶不會那麼簡單放過我們吧。

男主角山崎的體認是,每個人都是由過去的記憶所組成的,好的,不好的,愉快的,不愉快的。也因著這些記憶交互的影響,所以我們成為我們現在的樣子,我們與身邊的人的相處成為現在的樣子,Pilot Fish的用意也在此。每個人的生活都像是一個魚缸的生態系,當這個生態系混亂了之後,再怎麼樣也無法再恢復成平衡的狀態。魚缸的生態系可以整個重來,那我們生活的生態系呢?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