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了星期五跟星期六看完了卜洛克(Lawrence Blolk)的繁花將盡(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星期天一天看完了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所以星期一有點憂鬱應該算是在可以理解的範圍之內吧!

先看完的是繁花將盡,所以還是先來聊這本吧。

如同每一本推理小說,繁花將盡裡面有一堆的屍體,其實想想,這本書裡的屍體應該不會比每個人都死了那本多,只是這本書裡的屍體的境遇都比較悲慘,受害者也大都被凌虐過。對我來說這本書比較詭異的是,兇手比之前看過的幾本都凶殘的多,但是相對的,逐漸年老的史卡德卻少了年輕時的那種狠勁。不是太難理解,也不是卜洛克變不出新把戲,只是,史卡德跟著紐約市一起經歷了太多的事,由逞兇鬥狠,以自己的方式懲治罪犯的冷硬派私家偵探,到現在會推掉上門生意的半退休狀態。

以前聊過說卜洛克的馬修史卡德系列跟柏尼羅登拔一個不同點是,馬修史卡德帶著比較多的現實層面的東西,而柏尼羅登拔則一直是個樂天長不大的大男孩。我們一本接著一本的看馬修史卡德,看著吵著要爸爸弄棒球票的兒子們變成成家立業不知道搬到哪去的大人們,也不難想像本來會在街上跟人互毆的史卡德,已經快到老年,現在只想過著平靜退休生活。

印象中,這本繁花將盡是卜洛克在911之後寫的第二本小說,第一本好像是Small Town,還沒看過,或許在那一本裡面會有比較多馬修史卡德(勞倫斯卜洛克)對於Twin Towers垮了這件事的感受跟看法。到了這本繁花將盡,剩下的大多是,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過,看著空曠的,原有Twin Towers劃過天際線的方向。

和以前看的推裡小說不同,這本繁花將盡的故事走法不像一般推理小說,一條線索接著一條線索,讓讀者跟書中的偵探比賽,看誰先揭穿謎底,不但要找出兇手是誰,還要推演出謀殺的方法,兇手是如何掩飾住他的罪行等等的。如果你是個喜歡玩這種推理遊戲的人,那可以把這篇文章的視窗關掉,然後忘記這本書。卜洛克在這本書採取了雙條線說故事的方式。除了我們一般熟知的馬修史卡德之外,還在裡面混雜了兇手的獨白,裡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說了他如何安排每一個步驟,如何構思,如何行兇,再加上最後如何掩飾。剩下給讀者猜測的,除了兇手是誰之外,就只剩下他的動機了。其實看完兇手縝密的構思跟為了計畫成功的自制力跟耐心,其實會挺佩服他的。這個兇手可是個變態但是很聰明的連續殺人犯。

比起其他的馬修史卡德,其實並不會特別喜歡這本,或許,心裡潛意識的覺得馬修史卡德應該要是菲力普馬羅的傳人,不太能接受老去的馬修史卡德。不過話說回來,雷蒙錢德勒也沒寫過年老的馬羅,所以無從比較年老的馬羅跟年老的史卡德。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