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聽完 (唱完) 韓德爾的彌賽亞回來,真的很累,不過也很爽。其實今天也沒有演完全本,Part II的部分只唱了頭跟尾,不過這樣也搞了兩個半小時才結束。沒有表演完全本不知道該說是遺憾還是慶幸,遺憾的部分是,Part II應該也很精采,慶幸的是,Part II很多都是合唱,跳過那些部分就已經唱的很累了,Part II全唱可能會累死!

  之前提到過這場表演是免費的,唯一的代價時排票的時間跟耐性,還要能夠忍受冷風吹。從拿到票那天開始就很期待今天的表演,因為他今天還會開放剩下的空位 (我也不懂怎麼會有人吹了兩個半小時的冷風排隊,今天卻沒到。),所以很少很小心的我,今天特別早早開始準備出門,怕不小心遲到,辛苦排到的票就沒用了,出門前還再次檢查該帶的票跟歌譜都有帶,最後擦上美美的唇蜜,準時六點出門。今天的Metro也挺順的,居然不到四十五分鐘就到了Foggy Bottom站,本來預留了時間找到Kennedy Center的接駁車,沒想到一出捷運站就看到一台接駁車停在路邊等我們了。到了Kennedy Center時還不到七點,不過已經看到不少一同排票的戰友們。在等待的中庭,依照慣例,前面的小舞台有人在表演,不過今天太興奮了,沒有辦法定下心聽「說書」,只不停的注意入口,看哪時才開放進場。同時我也不停的環顧四週,看有沒有辦法找到之前站在冷風中一起唱歌的陌生人們,不過結論是,那天因為天氣冷,大家都包的緊緊的,今天大家都穿的美美的,跟那天的狼狽像,完全不能比,所以也完全認不出來。

  好不容易進場後,發現大家都是有備而來,大部分的人手上都有拿譜,有的是跟我一樣橘橘的在Kennedy Center買的版本,有些是自己準備的譜。放眼望去,膚色比我白的占大多數,還有許多是上了年紀的,許多人手上的譜都已經翻到邊緣都翹起來了,真想問問他們是第幾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入場發的簡介說,這是第三十三屆的Messiah Sing-a-long,同去排票的朋友有人已經參加第五次了。

  當大家就定位後,前頭的管弦樂團和合唱團也開始入席,可能因為這場表演重點在合唱,所以管絃樂的編制並不是很大,後面的合唱團人數倒是不少,不過今天的合唱團成員不只是前頭的而已,大部分的觀眾也是成員之一,據說這場表演一共發出約兩千張的票,只要有三分之一的人跟著一起唱 (我是覺得應該不只這個數字),就有六百多人。這場比賽很特別的是,好像有一個耳聾的機構也有參加,所以場邊有字幕機,也有人用手語翻譯,雖然聽不見韓德爾的音樂,但是至少可以參與歌詞加上自己的想像。

  在整個表演開始之前,指揮兼主持人還先做了個調查,問有多少人專程為了這場音樂會千里奔波,觀眾席上還有不少人真的站了起來。有的為了這場音樂會,從一千五百英哩外跑來,真的是挺用心的。指揮問,有人知道合唱之都是哪裡?結果不出意料之外,果然是Washington DC,不過我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啦。指揮也順便調查了一下觀眾席上的各聲部,不知道是因為許多唱Soprano的人都太害羞不敢舉手,(我雖然沒唱過Messiah,但是還是給他舉手了。)感覺唱Alto的人是壓倒性的多數,指揮還開玩笑說,Alto will rule the world。在開始前,大家先暖個「聲」,全體觀眾先起立,試唱一下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的開頭部份。我本來以為這些觀眾都是非專業人士,應該大家不會真的很努力唱,大家跟著哼哼,沒想到觀眾的水準很高,我真的在我的四週聽到各個聲部的合音,感覺超專業的,害得我不好意思太混,也很努力的唱著我Soprano的部分,一邊覺得好險我是唱最好唱的Soprano,雖然是第一次唱,也不會太丟臉。開唱前指揮還半開玩笑的威脅說,唱不好的人,他會把他送回外面很差的交通中,不過暖聲時,還蠻夠水準的。接下來就等獨唱部分的專業聲樂家入席了。

  當整個音樂會正式開始時,之前我覺得編制不大的管弦樂團其實還不會太小,該有的樂器都有,小提琴的主旋律非常的優美,再加上大提琴跟低音提琴的合聲,還是挺壯觀的。前奏後是兩首Tenor的獨唱,坐在下面很愉快的欣賞,沒想到到了第四首,台上的合唱團就站了起來,然後觀眾席很多人也跟著站了起來,因為大家都站起來,所以我也只好跟著站起來,一開始還不是很確定,因為大廳的燈沒有轉亮,這時指揮說:燈亮,燈就亮了,他還自己開玩笑說,我說有光就有光 (請自行參照創世紀),大家在下面笑成一團。我本來以為我們只要唱暖身時唱的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大不了再加一首HALLELUJAH,畢竟只有這兩首是平常比較常會聽到的,旋律大家也比較熟悉。沒想到到了第四首合唱部分,觀眾席的各位就作好了開唱的準備,指揮也轉過來面向觀眾,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唱了AND THE GLORY OF THE LORD (Isaiah xl 5),開始唱發現其實沒有想像中難,因為大部分的旋律跟歌詞是重複的,比較麻煩的部分是拍子,因為沒唱過,所以要一直低頭看譜,沒有辦法一直抬頭看指揮,只有唱到拍子比較怪,有放慢或是延長的部分再抬頭偷瞄一下指揮的手勢,其實這一首算是比較容易的,拍子比較單純,不像其他首有很多十六分音符滑來滑去的音階,所以信心沒有在一開始就被嚴重打擊,還敢繼續唱下面幾首,這時也開始感謝之前在詩班的訓練,發現自己視譜還蠻快的,第一次唱還有模有樣的。

  第四首合唱唱完,台上的合唱團坐下,觀眾也跟著坐下,第五首是Bass的獨唱,之後幾首也是獨唱的部分,Part I 也有幾首跳過沒唱,所以在下面翻譜的我也挺辛苦的,還要對照到底唱的是哪幾首,好不容易跟上台上唱獨唱的腳步後沒多久,台上的合唱團又站了起來,不過這首前奏是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 (Isaiah ix 6)的前奏,所以不用懷疑,真的要跟著唱。這首歌因為常可以在台北愛樂聽到,大概是彌賽亞裡除了HALLELUJAH之外最常聽到的一首,大家唱起來的氣勢真是了不起,不過我雖然聽過幾次,但這也是第一次跟著開口唱,而且之前背的以賽亞書九章六節也都是背中文的,所以裡面十六分音符的滑來滑去的音階就自動消音,蒙混過關,但是其他部分我還是蠻盡職的喔!接下來是女高音的獨唱,本想要好好休息的,雖然前一首有一小部分自動消音,不過那個部分不多,這首歌又很需要氣勢,所以還是挺累的。但坐沒多久,前頭的合唱團又起立了,我也只好乖乖的跟著站起來,準備唱下一首合唱曲GLORY TO GOD (Luke ii 14),這時我確定了解到,我是沒機會欣賞台上的合唱團了,因為所有合唱的部分我也得一起唱,這首也是屬於比較簡單型,也比較短。之後是女高音獨唱,我不太確定女高音的名字跟來歷,音樂會簡介手冊在開始沒多久時就掉了,手上顧著拿譜也沒去留意。不過這個女高音蠻愛耍花腔跟滑音的,不知道是這樣他比較好唱還是純粹想耍花腔,還是他的譜跟我的不一樣,但有一點她跟其他獨唱的聲樂家都挺利害的是滑音的部分,因為我自己在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那首的滑音完全沒有辦法一個一個音唱清楚 (沒練過也是原因之一啦!),所以在聽到他們每個音都很清楚就很佩服,注意一下,這邊的滑音不是只是幾個十六分音符,可是一共要滑四五個小節以上。四四拍,四五個小節都是十六分音符,Allegro的速度,自己滑滑看就知道。再來Alto唱完THEN SHALL THE EYES OF THE BLIND跟HE SHALL FEED HIS FLOCK LIKE A SHEPHERD (Isaiah xxxv 5-6、xl 11、Matthew xi 28-29),又輪到合唱唱HIS YOKE IS EASY (Matthew xi 30)。在唱之前,台上的指揮還特別交代,因為這首各個聲部輪流進來,雖然歌詞只有兩句,一句是「his yoke is easy」,另一句是「his burthen is light」,但是有時兩句連在一起,有時只有其中一句,有時一部唱一句,所以還挺複雜的,要大家小心,另外也交代唱到最後大家要把聲音放輕,因為his burthen is「light」,所以不用太用力唱。這時觀眾的功力就很要緊了,能不能把指揮的要求表現出來,就看最後這一首了。沒想到大家還挺有默契的,最後一句大家都看著指揮的手勢,放慢放輕,很漂亮的結束Part I最後一首曲子。也終於,可以中場休息一下了。看了看錶,我們已經唱了一個多小時了。

  中場休息過後,大家入座,準備挑戰Part II。指揮上台說,Messiah的Part II可能是Handel最好的作品。第一首就是大合唱,BEHOLD THE LAMB OF GOD (John i 29),Soprano的第二個音就是高音Sol,好險剛剛有小小休息一下,所以高音Sol還唱的上去。再來短短的Alto獨唱後,一連三首合唱曲,SURELY HE HATH BORNE OUR GRIEFS (Isaiah liii 4-5 )、AND WITH HIS STRIPES WE ARE HEALED (Isaiah liii 4-5)、ALL WE LIKE SHEEP HAVE GONE ASTRAY (Isaiah liii 6)。不要看只是小小三節經文,這三首唱很久,很累人的。翻翻譜,Part II超級多的合唱,本來抱著馬上又要站起來唱合唱的心情,沒想到Tenor一唱不知道唱到哪去了,我居然在我的譜上找不到。當Tenor唱完後,另一個客座指揮出現了,聽主持人指揮介紹說,他似乎是一開始Messiah Sing-a-long這個活動的發起人,一開始大家都覺得這個主意簡直不可思議,沒想到一辦就三十多屆,而且還在繼續下去。他上指揮台後,合唱團又站起來了,我開始緊張,因為我完全不知道現在到底唱到哪,結果前奏一出來是HALLELUJAH (Rev xix 6、xi 15、xix 16),這一跳跳了五十幾頁,難怪我不知道剛剛Tenor唱什麼,不過也還好跳這一大段,不然以Part II這麼多的合唱,可能唱到HALLELUJAH時已經沒力氣唱出那種氣勢了。這是我第一次把HALLELUJAH從頭到尾唱完,還是四部合聲的HALLELUJAH,試著想像上千人一同唱HALLELUJAH,重點是,你也是其中的一份子。那時的感覺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 --「爽」!

  Part II以HALLELUJAH畫上句點,再來的Part III就比較溫和。一開始女高音唱著I KNOW THAT MY REDEEMER LIVETH (Job xix 25-26、I Cor xv 20),再接著合唱SINCE BY MAN CAME DEATH (I Cor xv 21-22)。不過Part III的重點是兩首Bass的獨唱曲BEHOLD,I TELL YOU A MYSTERY (I Cor xv 51-52)和THE TRUMPETSHALL SOUND (I Cor xv 52-54),這首很棒的原因不是Bass唱的好,是小號吹的好。整首歌有多段小號獨奏和小號跟Bass的協奏 (唱)。Bass雖然唱的不錯,但是小號吹的更棒,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號身上,音色漂亮,所有的八分音符音階都吹的很圓滑,該大聲的時候大聲,跟柔順的時候柔順,到了最後結束還順便耍一下花腔。這首結束後,大家拍手拍的很大聲,因為實在是太棒了,只可惜沒有讓獨奏小號的人站起來接受一下大家的特別給他的掌聲。因為他的前面擋了好幾小提琴,整場表演我只隱約看到三個小號手,但沒有辦法看的很清楚,所以也不知道這位傳奇小號手長什麼樣子。再來又跳跳跳,直接跳到Part III最後一首,又是首合唱曲WORTHY IS THE LAMB THAT WAS SLAIN (Rev v 12-13)。我坦白承認,所有合唱曲裡,我這首混的最兇,一開始我還跟得上,不過到後來所有聲部輪流穿插出現,拍子又忽快忽慢,從Largo變成Larghetto,再變成Adagio,又變成Allegro moderato,最後再回到Adagio。不要問我哪個快哪個慢,因為沒有字典我也搞不清楚。大家的歌詞都差不多,Soprano又有一大段的音跟Alto差不多,只是出來的順序不大一樣,所以我中間一大段完全連譜唱到哪都不知道,好不容易在快結尾的部分,Soprano重新回到高音部,這時就比較明顯好抓音。這首歌的最後是Amen,這部分比起之前簡單多了,特別是前面那部份大家都唱的很沒把握 (不只我喔),但到了Amen的部分,大家美美的合音又出現了,結論是,不管之前如何,至少最後的Ending合聲很美。

  Part III在此告一段落,不過譜還有二三十頁的Appendix,這時挺害怕要繼續把Appendix唱完,或者當安可曲唱,沒吃晚餐又沒帶水的我,這時已經有點頭昏了,不太想倒在Kennedy Center,會很丟臉。當大家拍完手後,指揮說,最後再來把HALLELUJAH唱一次,全場歡聲雷動,你可以知道,之前的HALLELUJAH千人大合唱,唱得很爽的不只我一個。為了HALLELUJAH,我也豁出去了。可能因為知道這是最後一首,所以全場都放聲唱,整個Concert Hall都是回音,我知道為了這個,明年我應該還是會想辦法吹冷風排票,因為放聲大唱Messiah很值得,比花幾百塊買票聽別人唱還讚。有興趣的 (Ray,我在說你啦!)明年想辦法在聖誕節前來找我玩吧,我帶你們一起去吹冷風跟唱Messiah。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