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這邊這麼久了,算一算還是這件事最瘋狂。

  雖然已經考完試好幾天了,但人還是很累,已經一個禮拜多沒有在凌晨兩點前上床睡覺。考試前幾天是因為之前完全沒唸書,死到臨頭才應付一下。因為考試在下午,很有自知之明的我知道自己絕對無法早上爬起來唸書,所以就乾脆晚上唸書,隔天直接睡晚一點。結果書沒有唸比較多,反倒發現了這邊半夜會播講英文的「犬夜叉」跟其他奇怪的日本卡通,像是叫「Big O」跟「Cowboy Bebop」的怪卡通,也發現了我很喜歡的卡通「Daria」在半夜還有一輪。星期三考完試後,一開始 (星期三晚上) 是補之前在bbs story版落後的進度,然後 (星期四晚上) 是為了隔天potluck半夜在剁蒜頭準備醃隔天要煮的雞肉,過來就是尷尬的星期五晚上了。

  因為跟人約好了星期六「早上」(指的是凌晨五點) 要去Washington DC的Kennedy Center排聖誕節前韓德爾的彌賽亞 sing-a-long 的票,所以理當星期五要早早上床睡覺。尷尬的是,因為時差的關係,如果想要打電話鬧台灣時間十二月十三日結婚的小鈞 (幫我寫作業還要我付錢的乾哥…) ,我就不能太早睡覺。本來我擬定的策略是乾脆就別睡了,反正已經那麼多天早上四點多才睡,不差多這一天。一邊打哈欠、上網、看電視、和打國際電話 (還被掛電話兩次… ^^” ),一邊想要怎麼樣才能清醒到五點,不過因為打哈欠打的太嚴重了,後來還是聽從勸告上床睡覺,畢竟排完票後還有一整天要過。

  星期六早上四點十五分被電話聲吵醒,正如我所料,調到四點的鬧鐘完全沒有發揮功用,好加在朋友有照計畫給我Morning Call,約好五點我家樓下見。在完全不清醒的狀況下,把水壺裝滿水,打算燒開水泡熱茶,要在這種天氣在室外排幾個小時的隊,最好還是帶點熱茶比較保險。因為知道自己還不清醒,把水壺放上瓦斯爐前,還要double check一下我裡面有記得裝水。梳洗完清醒多了,開始收拾排三小時隊所需的娛樂用品,把UNO和看了三分之二的推理小說丟進包包,想想三個小時不短,三分之一本可能不夠,所以又把第二本推理小說丟進背包。重要的裝了熱茶的小保溫瓶也不能忘 (感謝大舅贊助的熱水瓶),比平常多穿了衛生衣,套上turtleneck,想說這樣再加上大外套、圍巾、手套應該差不多了。好心的朋友到我家門口接我,一路聊著還在說,好險這兩天比較不冷,星期天凌晨才會下雪,一路開到目的地Kennedy Center,下車後才發現我太天真了,什麼比較不冷,凌晨六點站在室外根本是瘋子的行為。走到排隊地點問了一下不怕冷已經走了一圈的朋友的朋友,發現原來我只是第四百多號的瘋子。因為排隊是繞著Kennedy Center的外牆,我們排的只是第四面牆的前段,然後Kennedy Center不是五角大廈,只是個長方體。冬天的凌晨快六點,天空還是黑的,風還挺大的,本來沒多清醒的我被冷風這樣吹,完全被凍醒。朋友很有經驗的多帶了毯子跟大圍巾,我根本沒有想到要戴帽子,所以就只好包著朋友的大圍巾,手上雖然戴著手套,但是手指還是冰凍到沒有什麼感覺,連小說都沒辦法翻頁。

  本來想說要殺時間玩UNO應該是最容易的,但是沒算到風大到要是真的把UNO拿出來,大概牌會滿天飛吧!我還是很努力的看著我的小說,很努力的用沒有感覺的手指翻頁。另一個一起排票的戰友問我,「來唱歌好不好,我有要我男朋友背詩歌本過來。」唱歌?有什麼問題,當場我們這票人,就開始唱起應景的聖誕歌曲,剛開始還怕丟臉,小小聲的唱著中文版歌詞,雖然這個翻譯的版本怎麼唱都不順。站在我們這隊人最尾端的我,隱約覺得聽到有人在哼Bass的部分,轉頭問站在我後面的那位老兄,「Are you singing Bass? Do you want to join us?」他拉下外套領子的拉鍊說,他只是跟著哼,要我們不要介意他。不過事情的發展超乎意料之外,一開始只是因為這個版本的中文歌詞太繞舌,大家開始唱比較熟悉的英文版歌詞,沒想到越唱越High,站在我後面的兩位也開始加入我們一起唱歌,然後傳染病一樣,在後面的兩個也開始唱歌。第二次唱Joy to the World的時候,有排在後面站不住到處亂逛的人路過,就順便停下來唱「and hav’n and nature sing…」,還因為唱不過癮要我們再唱一次。唱一唱還挑歌要唱平安夜,所以我們跟一堆陌生人一起唱了有四部合聲的平安夜。

  當我們把詩歌本裡所有聖誕節的歌都唱過兩遍後,離八點半Kennedy Center開門還有一段時間,所以我們就開始自己想聖誕歌來唱,唱一唱後面跟著一起唱的人還開始點歌,不過我們這種非土生土長的哪會唱那麼多英文版的聖誕歌,所以我們只能跟著一起唱。當我們開始唱「12 days of Christmas」的時候,發現居然歌詞最熟的人是我,天知道我上次完整唱這首歌是在什麼時候了,大家 (更後面的人也開始加入討論的行列) 努力拼拼湊湊,前六天大概沒問題,第七八九天我試著唱大家也覺得是對的,但是接下來我也忘了,後面的那位先生說有Lords-a-leaping,但是不知道是哪一天,我說我記得那是第十一天,大家唱了一下覺得是第十一天沒問題,但是沒有第十天歌還是唱不下去。有人想到Drummers drumming,不過我記得那是第十二天,但是因為真的想不出第十天的歌詞,後面的後面的那位女士說,就假裝Drummers drumming是第十天好了,試唱一下,不大順,這時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想到的,我問說我記得有一句Pipers piping,哈!居然被我想到,也因此順利的將12 Days of Christmas唱完。歌唱完也差不多八點半,隊伍開始移動。我們這群人 (原本就認識的朋友跟一起唱歌的陌生人) 就一邊唱著歌一邊前進,進入不用再吹風的Kennedy Center。

  要是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拿到票的話,你就大錯特錯了,不知道發票的程序是誰發明的,真是怪到不行。八點半的時候,Kennedy Center只是開門讓排隊的大夥進去大廳,發給你的只是張號碼牌,要拿到真的票的人,請在大廳裡繼續等待,十點鐘Ticket Office才會開,到時才會照號碼發票給你。所以大家就排排坐在大廳的地上,這時我才知道原來若我想要坐在大廳的前半段,我需要前一天帶帳棚跟睡袋,睡在Kennedy Center的牆邊。雖然還要在大廳裡等一個半小時,但是不用在吹風我已經心懷感激,室內因為回音太大,我們也不敢再唱歌了。我這時終於可以把手套拿下,拿出我們推理小說,用不會顫抖、恢復知覺的手指翻頁,看看四周,睡覺的睡覺,玩牌的玩牌,聊天的聊天,還有小孩拿著紙,上面寫著「Joke for $1」,走來走去。坐在我們後面一點的幾個大人問他們,可不可以先聽笑話,覺得好再付錢,那群小朋友中的一個點點頭,就開始說笑話。因為在看小說,所以我沒有仔細聽,不過那個笑話應該不錯,因為那群大人本來信心滿滿的猜答案,不過卻猜錯,聽到小朋友的最後的正確答案後心服口服的說值得一塊錢。

  這場韓德爾的彌賽亞跟一般的音樂會不一樣,除了不用付錢,但要吹三個小時冷風才能看之外,他叫Sing-a-Long,聽說當觀眾還得要一起唱,當然如果我想耍白爛就是不唱,也不會有人把我趕出音樂會,不過我想既然都吹了三個小時冷風了,唱幾句歌又有什麼關係。旁邊有個小攤位在賣韓德爾彌賽亞全本的歌譜,不過$7.50,反正音樂會免錢,花$7.50參加一場彌賽亞音樂會又有一本歌譜,其實還蠻划算的,我就跑去買了一本,付完錢拿歌本的時候才發現,真是大本啊!不過有一本韓德爾的彌賽亞其實挺酷的。

  在十點半左右,我們終於拿到票,看著手中小小的兩張票,開始覺得這真是到這之後最瘋狂的一件事,我猜想那時我可能早已臉色蒼白了,因為我朋友不停的問我「你還好吧?」口氣一付很怕我昏倒的樣子。雖然嘴裡一直說,就這一次,明年不來了,不過誰知道呢?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