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想寫一些有關於Dave Brubeck Time Out的一些想法,所以花了點時間重新看了內頁的簡介。有一個部分的簡介是原本秀在LP上的說明「Should some cool-minded Martian come to earth and check on the state of our music, he might play through 10,000 jazz records before he found one that wasn’t in common 4/4 time.」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唱片公司把Time Out的中文翻成「實驗節奏」,Dave Brubeck想試試超出那10,000 jazz records的東西,雖然不是音樂科班出身,但光想試著跟著用腳打拍子,也知道這張專輯不一樣。彈過鋼琴的人應該都知道Rondo(中文翻為迴旋曲),至少我印象中奏鳴曲集中就有好幾首有個樂章是Rondo。這是古典音樂中可以跳舞的曲子,而我當年練琴的時候,曾被嫌過不夠圓滑,不夠順,真有人跟著音樂跳舞的話一定會踩到腳。這也是我聽到專輯中第一首Blue Rondo A La Turk覺得很神奇的原因。基本上我覺得這首曲子是兩首曲子的組合,而這兩首曲子連節奏都不一樣。抄一句內頁簡介說明,這首曲子的偉大在於(神奇的)成功的連結了9/8和4/4拍。神奇是我說的,因為跟著整首曲子的節奏跳舞不會採到腳,縱然兩首曲子旋律穿插,節奏穿插,樂器穿插,但是你可以跟著音樂從頭跳到尾。

  這張專輯有兩個很吸引人的地方,第一個是企鵝評鑑四個星(我承認我迷戀Ranking,就像我在申請學校一樣),第二個是有Take Five,還是由原作者Paul Desmond演奏。我沒有打算寫有關這張專輯的論文,所以不太想去理會這張專輯的「實驗精神」,不過誰說「實驗」一定是冷門,這張專輯最讚的部分在於,不懂Jazz的節奏、不懂實驗內容的人,只要把CD放進Player裡面,也能享受他。或許跟專業的樂評欣賞的角度不一樣,但是那又何妨。

  說到Time Out這張專輯,當然得說一下Take Five這首曲子。根據內頁,Paul Desmond曾經說Take Five不應該是個Hit,應該是個Joe Morello的Solo。(It was never supposed to be a hit. It was supposed to be a Joe Morello drum solo.)以前在聽Take Five的時候(好像是某個廣告的背景音樂吧),不曾注意過drum solo,現在看到Paul Desmond這麼說,當然要尊重一下原作者,注意一下drum solo。這是第一次注意到Take Five裡鼓手的重要性,在Take Five中間的那段鼓手solo中,其實鋼琴不斷的在重複一樣的旋律,不過因為drum solo,沒有旋律不斷重複的煩膩,鼓聲的變化逐漸帶聽眾到Paul Desmond的Alto Sax再次出場。真的應該因為Take Five幫Joe Morello拍拍手,因為他是這首曲子搖擺的一大功臣。

  專輯中另一首我超愛的曲子是緊接著Take Five來的Three to Get Ready。裡面的鋼琴solo真的沒話說,我想Dave Brubeck應該也是被列在Jazz鋼琴名家中吧!(要是沒有的話,大概也是大家比較注意他作為樂團領班的貢獻,而忽略了他的鋼琴技巧。)主要的旋律和節奏簡單,不過在一個個不同的段落輪流加上了Alto Sax、Bass、鋼琴和鼓的變奏,使得整首曲子雖然簡單但卻又非常的豐富。這又是首可以跳舞的曲子,而且跳的可是華爾滋。

  Time Out是張很棒的專輯,畢竟企鵝送了四顆星星給他,我這個業餘人士也不敢說不好。不過我想說說我對這張專輯最大的感動是,原來Jazz的搖擺是可以跳起華爾滋的。Dave Brubeck證明Jazz和古典音樂是可以融合在一起的,Jazz也可以有海頓和莫札特的味道。而除了4/4拍的節奏外,Jazz也可以是9/8拍、5/4拍(Take Five)、甚至是兩種不同的拍子放進同一首曲子。Dave Brubeck的Take Five、Blue Rondo等曲子不斷的被改編,被不同類型的樂團演奏或歌手演唱,他的曲子不只是Jazz迷的重要曲目而已,同時也是古典音樂、流行音樂等不同領域所喜愛的曲子。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