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手提音響的CD唱盤壞調,所以只能當收音機使用,目前是調到台北愛樂,買了個定時器裝在插座上,所以最近睡前都是台北爵士夜,起床號都是綠色大道,只是邢子青的聲音太好聽,常讓我起不太來,想賴床。

  這個禮拜的台北爵士夜的節目剛好是爵士名家惡搞古典名家,這個名字是我說的啦,只是聽到Uri Caine Ensemble以Jazz手法重編我很愛的Mahler Symphony No. 5 (馬勒第五號交響曲),惡搞之名當之無愧吧! 惡搞其實是稱讚喔!

  回到正題,其實是想要聊上一篇文章貼的那首歌 – Lullaby for Cain 給該隱的搖籃曲。

  第一次(至少是以我有注意到這首歌來算)聽到這首Lullaby for Cain,其實就是在台北愛樂Zoe的節目裡面聽到,其實我也不知道Lullaby for Cain怎麼跟古典音樂扯上關係,反正Zoe主持的室內閒話常是隨便亂聊各樣的主題,所以有各樣的歌曲應該也不算太奇怪。話說回來,我喜歡聽台北愛樂的原因其實不是真的我有多愛古典音樂,而是至少台北愛樂是以音樂為主的廣播節目,而大部分的音樂又是我能接受的,同時又不用忍受無聊的call in或是不之所云的主持人。

  聽到這首Lullaby for Cain時,腦袋裡面浮出的第一個形容詞是「詭譎」,之後也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詞了。當Zoe介紹這首歌是The Talented Mr. Ripley原聲帶裡面的曲子時,我當下馬上跑去博客來的網頁去找專輯原聲帶,剛好看到特價NTD 308,算是ok的價錢,就丟進購物車了。直到星期天剛好要買其他兩張CD,希望有機會可以介紹我買的另兩張Lester Young的Blue Lester跟Karajan指揮的Mozart Mass in C Minor,加上一本小說,就一起買了。博客來出貨速度真的夠快,星期天晚上下了單,今天中午就可以在指定的7-11取貨了。

  回到家等不及的把三張專輯都丟進itune裡面,準備load到我的ipod mini,一邊聽著這首Lullaby for Cain,原聲帶CD內頁居然沒有歌詞,頓時覺得該要把歌詞找出來,畢竟這首歌詞是這麼的經典,應該每個聽過的人都會跟我一樣被震撼到吧!

  所謂詭譎的原因有兩方面,一個是整首曲子的編曲,就給人詭異的輕飄飄,一點都不踏實的感覺。另一個原因就是找了Sinead O’Conner來唱這首歌,一個聲音也可以很詭異的女聲。

  如果你是屬於跟我同個年代,應該會對Sinead O’Conner有印象。一個漂亮的愛爾蘭女生理了個大光頭,成名曲叫「Nothing Compares 2 U」,應該很多人聽過。她的聲音有一種特質,有點飄忽有點空洞,但是又很乾淨(除了她用喉音嘶吼的時候啦)。Lullaby for Cain看到歌名就知道是首有點詭異的歌,所以由Sinead O’Conner來詮釋也算是適得其所。

  Cain (該隱)是聖經當中的人物,犯下了人類第一件謀殺案,受害者是他的弟弟Abel (亞伯)。之前提到的一個卡通Trinity Blood (聖魔之血)也是引用該隱跟亞伯,所以當你看到任何電影或是卡通,兄弟檔的角色卻一個取名叫該隱,一個叫亞伯,大概可以猜到作者的用意。

  在天才雷普利裡面用這首歌當配樂,還真的是合適得不得了。該隱殺了亞伯的原因,其實就是忌妒,而Ripley又何嘗不是,人類之間無法停止的各種流血衝突,起因不也是忌妒,貪婪引起的忌妒?

  原聲帶的配樂大師Gabriel Yared在描述這個血腥的謀殺事件,居然寫了首搖籃曲,正式的曲名是叫 Lullaby for Cain,不過在CD封底,曲名寫著 Cain’s Mother, A Lullaby,該隱的母親所唱的搖籃曲,這個謀殺案裡,比起憤怒,更多的是哀傷吧,受害者的母親不只是受害者的母親,更是兇手的母親。星期六去看巴洛克展時,就有不只一幅畫是有關該隱跟亞伯的謀殺。

  輕忽的聲音唱著,我愛的,兩個都是我愛的兒子,母親在這裡唱著搖籃曲。但是在哪個無辜的日子,無辜的眼神,忌妒奪走了你兄弟的生命…

  有機會的話,可以去找這首歌來聽,體會一下另類的搖籃曲,應該是會讓你睡不好的搖籃曲…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