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結束整個在馬尼拉上課的課程,緊張完了之後,在晚上跟同學們出去吃晚餐之前,終於有點時間寫些東西,說一下菲律賓給我的感覺。其實說菲律賓可能不太對,畢竟這次只有待在Makati City五天,大部分的時間還都待在旅館裡。有點搞不太清楚馬尼拉跟Makati City的關係,所以結論就是,我不太確定到了Makati City的我有沒有到馬尼拉。

  一下飛機其實有點烏龍,到達的馬尼拉機場其實很小,入境大廳更是小的不得了。在出發前已經跟飯店確定好已經有車來接,所以在那小小小小小的入境大廳,怎麼樣都找不到拿著我的名字等我的司機,來來回回走了兩三趟終於放棄。在想著要找服務台幫我打電話問飯店時,才問到原來要住的飯店頗高級,有自己的候車處,至少也數三數四的高級飯店的感覺。從一出機場開始,碰到的服務人員都有禮貌到不行。要從出機場算起的原因是因為碰到的海關人員,是在整趟旅行裡面碰到最冷,最不親切,最不理人,最吝惜開口說英文的人。

  一上車司機就很親切的問安,還幫我準備了一份英文報紙。一開始在機場四周圍的地區,真的有點令人害怕,像是在提醒我要好好遵守公司發的安全守則,別一個人外出,不要在路上行走什麼的。習慣著台北市的整齊跟繁榮,一出機場外的景象真的挺嚇人的。路況(包括交通跟路面兩者)不佳,看著四周呼嘯而過的公共交通工具,有的是大約可搭乘七八個人左右的小車,絕對沒有冷氣,聽說有時還會有人「掛」在外面,所以常常車門不關。同時也看到那種有點像三輪車,只是變成旁邊拖一個可以坐兩個人的小車廂。重點是,小小三輪車,除了旁邊的小車廂可以坐兩三個人外,後面開放座位也可以坐兩個人,然後然後,還是有人「掛」在外面,有點擔心轉彎大一點會是快一點,在離心力作用下會不會有人菲出去?然後在路上鑽來鑽去的時候,會不會少掉幾個乘客而不自知?雖然一直知道菲律賓的官方語言之一是英語,飯店用車司機也是用英語跟我打招呼,不過我還是很驚訝,一路所見,不管是多破舊的地區,所以東西的招牌都是用英語寫,包括道路標誌,商店看板,到路上的廣告。這表示,菲律賓人的英文閱讀不是問題,因為我之前提到的用英語寫是指,只用英語寫,而非兩種英語與當地語言並列。

  在進入Makati City後感覺完全不一樣,變成了一棟棟的商業大樓跟漂亮的飯店。特別是半島酒店外的小瀑布,氣氛完全不同。在到了飯店前,經過了一個小關卡,飯店用車居然被攔下來,有安全人員拿著偵測器檢查車子的外圍四周和輪胎,司機還打開行李箱讓安全人員檢查。有點addicted to CSI的我還以為飯店裡面發生了什麼未破案謀殺案什麼的,所以有安全管制,只是疑惑為何司機一付稀鬆平常的樣子。在Check in飯店的時候飯店人員還是一樣有禮,不過菲律賓口音還是一樣讓我不太進入狀況。不禁疑惑為什麼有人會覺得家裡請了菲傭後,可以增進小孩的英文能力。

  把行李丟進旅館後,看看時間也才下午一點多,心裡想著接到的大筆訂單,還是早早處理比較好。打起精神,拒絕看起來很舒服的大床的誘惑,到了樓下櫃檯問一下,目的地某家百貨公司該怎麼去。一開始問著我可以去哪裡找到敝行的提款機領錢,問好之後順道問一下那裡有百貨公司可以逛逛,沒想到櫃檯一付「你終於開口問了啊」的努力的介紹我可以逛的百貨公司,這是,想要幫國家多賺一些外匯存底的心態嗎? 還是我看起來就是一付會瘋狂逛街買東西的樣子? 聽櫃檯說走路到我的目的地百貨公司大約需要十五分鐘,我想著反正要走出去領錢,乾脆就走路去吧。沒想到在菲律賓走路不比在台北市啊! 先到了對街的銀行去領錢,一整棟的大樓還是一樣壯觀,領完錢想說在跟警衛確定一下要走的方向,還沒靠近前看到對方手上拿著自動步槍,第一次這麼近的距離看到真的自動步槍,高中軍訓課打靶的那種不算。一般在台灣看到的保全跟警察大部分都是把手槍放在槍套裡,在這個地方銀行警衛佩帶的居然是自動步槍,還隨時拿在手上,到底是什麼情況。話說回來,在靠自動步槍很近的狀況下,警衛還是好心的跟我確定要走哪一條路才對。

  一路「散步」到百貨公司,我早已經汗流浹背了,菲律賓的熱真是可怕,最可怕的是,整個城市空氣灰撲撲的,感覺像是個可怕的大工地,走路已經算快的我居然還是走了二十多分鐘,讓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聽錯櫃檯的意思,他說的十五分鐘其實是搭車? 不過反正已經到了,就直往目標前進,百貨公司的拖鞋區。對,我跑去菲律賓買拖鞋,還買了大約半個行李箱的數量,大概將近15雙吧。重點是,還不夠訂單的量,回到辦公司後造成了第二波的搶購熱潮跟嚴重缺貨的狀態,使得接下來去菲律賓的人大概都得要背負著買拖鞋的重責大任吧! 在提了一大袋的拖鞋,被結帳小姐疑惑的目光歡送下,進行第二趟任務 -- 買芒果乾。這次因為沒有力氣拖著一大袋的拖鞋到樓下的超市,所以就直接在看到的攤位買了又大概加起來將近兩公斤的芒果乾。到此為止我已經完全投降,決定想辦法回旅館了,雖然經過看到許多看來挺便宜的衣服跟鞋子,但是我的戰鬥值已經快到零了。拖著腳步到大廳找到計程車招呼站,看到計程車其實有點毛,因為已經習慣台北市絕大部分都挺新挺舒適挺乾淨的計程車,這種又舊又破,上面還得要貼標示說Meters tested and sealed,真的很令人擔心。不過再怎麼樣我也不想再拖著兩個大袋子走路回去旅館,還是硬著頭皮上了計程車,看到百貨公司的人有在抄號碼牌給我,至少比較心安,計程車司機應該不敢亂來,又反正旅館近,我也大概知道方向,應該是不會有大問題。沒想到這次是唯一一次比較好的計程車經驗。之後碰過計程車司機多要錢,碰過計程車司機把計程表用布蓋起來硬要我們多付錢,台北市的計程車司機真的素質好太多了。

  對馬尼拉這個城市的印象其實不是太好,計程車司機是原因之一。又聽到同行的某個有親戚在馬尼拉,小時後還常來的同事說,其實馬尼拉的被綁架率很高,聽說有很高比例的人都有被綁架過的經驗,就算不是太有錢的人也是,因為綁匪想能撈什麼就撈什麼。然後大家都覺得我第一天就這樣在路上走真是敢啊!

  其實像一開始說的,沒有太多的機會離開旅館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只是對於菲律賓的第一印象真的是挺落後的,不太能夠想像爸媽口中說過菲律賓曾有的繁榮景象。回頭想想,開始恐慌台灣會不會變成這樣。只希望台灣人可以記取菲律賓的教訓,別讓社會的動亂毀掉自己。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