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聊過幾次有關我的工作的事情,前幾天跟朋友提到,最近突然覺得我在工作上還蠻厲害的嘛,我猜對方可能當場笑得摔下椅子。不過我覺得我還是非常的不會玩辦公室政治,所以下一個工作還是找那種需要常跑外面或是出國參展什麼的工作好了。

  不太想用「現在的小孩子喔」這樣的詞,因為一聽就知道我很老,然後跟指稱對象已經有了代溝或是某種程度上年齡的差距。當然是自己心裡因素作祟,因為記得自己在高中/大學時看之後的學弟妹也用過類似的詞。但這種會讓自己皺眉頭多幾條皺紋的詞還是別用的好。

  看了幾個年紀比較小的同事,非常的… 該怎麼說呢… 熱衷於學習跟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這原本應該是件好事,現在的家長也從小就要培養小孩子肯定自我有自信心。只是… 用大腦思考這種事情應該還是必備的吧。

  當然這跟我自己的習慣有很大的關係,當我聽到一件事情,學到一件事情時,總是先大概想一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大概的來龍去脈,該在腦袋裡面歸檔到哪裡,這個跟什麼東西是類似的,或者他該屬於一個全新的類別。比方說,客人新問一個產品,除了先問清楚這到底該要算是債券種類的,還是股票種類的,該之前做個的什麼東西有相關等。再跟券商討論事情時,也是問完產品內容後,找一個感覺起來類似的產品跟券商釐清這兩個東西到底差異在哪裡,是交割的做法不一樣,還是對應的標的物不同等等。然後我的腦袋可能有點詭異的是,我常想事情都是跳著想然後一邊自言自語,所以在短時間之內可能已經跳得有點遠了。當然這在自己學習新的東西上來說不會造成太大的困擾,但是有人跟我原地打轉個十幾分鐘我就會很暈。

  我自己覺得知道來龍去脈,除了你可以更清楚的了解這個東西之外,對於新的類似的東西,要了解跟認識也比較快,畢竟基本架構其實是差不多的。我現在的工作,除了政府法令又多又常改之外,其他的產品其實算是蠻邏輯的,什麼東西該怎麼作其實不會太違背常理,是說,當然客人有些時候很有本事會搞一些方法來賺錢,不過這還都是在常理內,只是腦袋動得快可以把東西拆了裝,裝了拆的來買賣賺錢。若了解整個基本架構,就算不懂客人玩的這些手段,但至少可以隱約感覺那裡可能會有問題。因為這樣的想法,所以我在教別人東西的時候,我會喜歡把事情連根本一起說清楚,但問題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這樣學。有很多人只想要抄下作事情的步驟,問題是我現在這種作客服的,常碰到的都是意外,哪可能所以的事情都有標準步驟可言。又不是匯款部門,可以步驟一檢查客人帳上是否有足夠餘額,步驟二檢查匯款指示是否完整等等等。當你只想要學步驟的時候,到最後就會變成,每次客人來的問題都是沒有處理過的,你只好再去問這個東西要怎麼做,但常有的情況是,其實這個跟之前碰過很多次的問題是同樣的問題,可以同樣的問題解決,只是這次發問的客人跟之前提問題的用字用語不同,問的項目不同。

  熱衷於學習也是件好事,但是若只是作表面功夫,什麼都要問都要學就有點麻煩了。就好像所有學校課程一樣,總有初級班,中級班,到高級班等,單純的什麼都想要學都想要知道搞到最後所有的事情都混在一起,連最開始的基本都學不好。現在的工作大家有各自負責的客人,因為客人的習性跟作的產品不同,所以不同人會對不同的領域比較熟悉,像我的客人常玩一些有的沒有的,所以我有很多機會去研究新的東西。我不介意教別人新東西,只是,當我覺得你連最根本的都搞不太清楚時,我還是會有「你問這個幹麻」的反應。而我因為你欠缺基礎,也很難解釋清楚。不知道這搞到最後會不會被說我不願意教別人~ 同時,我也常很不喜歡被問「那這要怎麼做」(當然也是視實際事情而定啦!)。提過我們這個工作沒有標準作業程序,我可以解釋對方想要什麼,但是怎麼給,給什麼,這應該自己要決定,除非你是在做我的客人的東西,那種我已經跟他們有固定的格式在往來。有些客人用電話,有些客人用傳真,有些客人用email;有些客人需要蓋章的正式文件,有些客人只要一個數字,這些東西都沒有辦法我告訴你要怎麼做。這不是我藏私,只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告訴你該要怎麼做才是對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碰到越來越多人有這樣的習性,都等著對方告訴自己該要做什麼,對方說錯了就是對方的錯,對方沒說清楚也是對方的錯,對方沒有說更是對方的錯。反正說來說去自己都沒有錯就是了。這大概也算是標準的少做少錯的精神吧!只是在工作上碰到這樣的人真的很累,不但自己的事情要做,還得要扛那人的錯(還只有錯喔,因為做對做好了是他的功勞吧~)。搞到最後不能怪我不幫忙,這種狀況真的不太敢幫忙啊。

  附帶說明,上述抱怨不是單指一個人啦,只是一寫到抱怨工作就冒出一堆圈圈差差的想法。碰到的人不是討厭,應該算是… 無奈比較多一點吧!

全站熱搜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