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六下午加上星期天早上的一個小時,我把上下兩集的海邊的卡夫卡看完了。我也不知道我在發什麼瘋,只是一開始看就停不下來,也就這樣不知不覺的看到只剩下一點點。覺得自己這種看書的速度,對我的荷包來說真是大傷啊!!有鑒於挪威的森林撐不過一天,雖然海邊的卡夫卡厚度厚很多,但是我還是順道的買了香蕉小姐的甘露,以防海邊的卡夫卡很快被我看完,我又要沒書看了。我個人是覺得海邊的卡夫卡比挪威的森林好看,不過挪威的森林迷們別扁我,這只是個人的想法而已。

海邊的卡夫卡本身書名就很詭異,然後看到書中15歲的男主角在旅店登記的名字是田村卡夫卡,我嘴裡的那口茶差點沒噴出來。怎麼不會有人去質疑登記這個名字的人呢?後來想想,或許是日文名字的關係吧,惡女裡的女主角都可以叫田中瑪理琳了,田村卡夫卡也沒有差到哪裡去。也是到了這本書,才知道原來捷克文的卡夫卡的意思是烏鴉。不過當然先決條件是,村上春樹不會像Eco一樣耍人。不太知道為什麼會取名叫烏鴉,難道捷克跟日本一樣,烏鴉都是吉祥代表嗎?看到書的中段知道卡夫卡的捷克文語意是烏鴉之後,才大概確定那個烏鴉少年是什麼意義。

說實在的,這兩本也是讓我看得似懂非懂了,因為書裡面太多象徵的意義了。我在猜想所有的名字都有它的象徵意義在,或者說,名字,本身就是一種象徵。在書店翻陰陽師系列的某一本(好像是太極卷吧),晴明在裡面說,每個名字都是一種咒,這個咒某方面來說,就是給予物品象徵性的意義吧,所以電腦之所以為電腦,筷子之所以有筷子的功能,都是被下了咒囉~

這本書裡面有兩條主線,一條是田村卡夫卡,一條是中田先生。書從一開始就很清楚的暗示(也說不定可以說是明示了),這兩條線最終會纏繞在一起,所以整本書劇情的鋪陳序列其實很清楚,倒是裡面的發展不斷的讓人驚奇,特別是各種神奇的出場人物。書中的兩個主線,田村卡夫卡很清楚的是以伊底帕斯情節作為基礎,我在想,中田先生的那條線是在輔助,讓田村卡夫卡的伊底帕斯情節更為完整。

整個故事裡面充滿了象徵,連對話裡都常有討論是否是象徵的問題。不知道是親生的還是象徵的母親,應該是象徵的姊姊。因為「In dreams begin the responsibilities」,書中引用了葉慈的句子,當開始想像的時候,責任就已經開始了。所以許多雖然沒有實際付諸行動,但或許也有責任? 因為實際的距離並不安全,到底,田村卡夫卡有沒有應驗了伊底帕斯的詛咒弒父呢?

故事到了最後沒有太大的答案,甚至開始對於書裡面所謂的比較相似於真實世界的那一面產生了懷疑,開始相信衣服上的血跡真的來自於相隔數個小時車程之外被殺的父親吧,誰說,距離是安全的呢?一個蓋子想要把比較真實和比較不真實的兩個世界連結在一起,因為田村卡夫卡的宿命(詛咒),中田身負著打開蓋子跟關起蓋子的重要責任,打開蓋子成為中田的宿命。中田其實是個挺有趣的角色,單純對於自己的任務的執著,大概是整本書裡最沒有什麼用象徵來表示的一個任務,中田是所有角色裡最清楚自己該要做什麼的人,只是要做的這件事並不是那麼清楚明確罷了,更正確的說,在還沒看到自己要找的東西之前,不知道自己要找的是什麼。

這篇文章寫了一個禮拜,到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決定放棄,要去看我的卡通了。今天看完的香蕉小姐的甘露,改天再寫吧!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