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一樣用了一個下午多看完了香蕉小姐的「甘露」,果然以這種看書的速度下去,荷包會瘦的很快。香蕉小姐跟村上春樹都是日系作家,大體上的味道其實有點類似,或者該說,對於書寫的手法跟想探討的一種空洞的,想要尋找什麼的那種感覺很相似,不過對於整個情節的安排跟走勢,大概也可以體會出男作家跟女作家的不同。村上春樹對於很多東西都比較思考跟分析性,甚至許多時候是主角冷眼旁觀的觀察著四週的事。而吉本芭娜娜相較之下就感性許多,像在之前其他本書裡聊過的,她會用許多詞彙去描述一些感覺,甚至用許多不可見的靈異的東西來加強那些感受,畢竟還有什麼比看不見的那些靈異的東西更能強調感受呢?

甘露這本書應該是十多年前的作品吧,比我之前看的其他本,像是蜥蜴、廚房、甚至是英文版的Tsugumi或是Asleep生澀些,整個內容結構也比較鬆散,有點像是隨手記,想到哪裡寫到哪裡,連時間的安排都不太照順序來,或者說,其實大體上來是有照順序,只是,再這些時間順序下有些發生的重要事情,在事後才想起來該要說。

甘露的主題是家人,不過有趣的是,書裡對於家人的定義其實是住在同一個家的人,當然,有些人是因為血緣關係所以住在一起,不過也有些人不是因著血緣關係而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成為家人的。但若是不住在一起呢?會不會家人的感覺就會逐漸淡去吧,連發生什麼事都沒有辦法立即的察覺到,反倒只是看到對方想表現出來的表像,連自殺都沒有察覺到警訊,只在事後想起,也不令人意外而已。

勉強來說,甘露這本書裡面所描寫的家庭,其實客觀狀況看來不太算是個幸福和樂的家庭吧,不過,書中卻屢屢透露出幸福的感覺,雖然是個媽媽是個單親母親,獨立撫養著三個小孩,老大撞傷了腦袋,老二自殺,然後老三有超能力。光是老二自殺這件事就讓媽媽對自己養育孩子這件事起了不安,然後老三又拒絕上課等等的。不過好玩的是,摔壞了頭的大姊,倒是變得開朗許多,因為太多陰鬱的記憶被消除掉了,對於許多事情不再在乎後,很難心情不再開朗吧。許多人或許是因為生活越活越久,記憶越來越多,重擔也越來越大,造成生活越來越喘不過氣來,失去了記憶半等於是人生重頭開始吧。

吉本芭娜娜的書裡面其實哭泣的場面不太多,但大概也是因為如此,書中的角色常得要藉由某種東西來紓解本來應該藉由哭泣所抒發出來的情緒吧。甘露裡的龍一郎,想要藉著看著會哭的書哭出來,是不是大家多少都有做過同樣的事呢?或者藉由不同的事幫自己的情緒找個出口?一首歌,一本書,手上胡亂的塗鴉…



全站熱搜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