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學期上總體經濟的時候,上到許多共產國家的發展,因為是經濟學,所以我們的重點是放在對經濟發展的貢獻。老師問:「Stalin(史達林)是不是個成功的人,他對蘇聯是不是很有貢獻?」看著Case給的GDP成長率等等資料,大家都沒有辦法否定他的成就,但同時心裡卻也想到死在他手下暴政的人。有人勉強舉手發言,以人道主義的角度,拿了Stalin跟Hitler做比較。老師接著再問:「死多少人才是太多?一千人?一萬人?十萬人?百萬人?」全場一片安靜,到底為了國家的經濟成長,可以死多少人?這時有一個同學說了一句話,讓每個人心有戚戚焉。他說,死一個人或是十個人或是百個人是個悲劇,但死了十萬百萬人,就成了統計數字。

  死亡,總是會帶給我們深痛的感覺。昨天在google新聞裡看到發生在西班牙的事,我的心情非常震驚,震驚於為何這樣的事會發生在馬德里,不是說紐約再來一次就比較不震驚,只是為什麼是西班牙。今天下午到google上看後續報導,連我都很難過,更不用說那些親眼目睹事發現場的馬德里通勤的人了。報導說某一蓋達關係組織已經承認犯下這起攻擊,不過真實性還在查證中。當仇恨衍伸到傷害無辜的人都覺得理所當然時,這已經是瘋狂了吧!

  人跟人之間因為誤會,又有些人因著某些因素,或是訴諸更高理想,又或因為基本信念的不相容,居然可以產生這麼大的仇恨,我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幾個禮拜前在DC觀光的時候,去看了韓戰跟越戰的紀念碑,這兩個紀念碑就在林肯紀念堂的附近。主張人人生而平等自由的林肯,面對他附近的兩個戰爭紀念碑,不知道事什麼樣的心情,他的戰爭解放了美國的奴隸制度,而這兩個戰爭的目的又是什麼呢?1963年,Martin Luther King Jr.在同樣的地方(林肯紀年堂前)發表了他著名的I have a dream演講,希望以和平的方式爭取應有的自由,希望每個人能夠be judge by his/her character instead of skin color。在韓戰的紀念碑前有一段話Freedom is not free,連我這個外人看到這些紀念碑,都會覺得戰爭是件可怕的事,更不要提那些有認識名字被刻在紀念碑上邊的人了。難道在這些情況下,戰爭或是死亡是唯一的解決辦法嗎?看到自殺式的恐怖攻擊,這不是數學問題,不是我以寡擊眾,以一條命換每多條命就划算,每一個生命都有他的價值,不應該以當炸彈做結束。之前在電視上(好像是CNN)看到一個報導,有人偷偷進去拍恐怖份子(主要是攻擊以色列的巴勒斯坦組織)訓練這些烈士的方法,其中甚至提到因為以色列現在對成年男子的檢查較嚴格,所以已經開始訓練女子跟小孩做烈士。我們這個世界到底變成什麼樣子。

  最悲哀的是,一開始提到過的,當人一時的激動情緒過後,這些死亡,又會成為一個新的統計數字,又有多少人會記得?我27歲的生日,同時也是198個西班牙人的忌日。而這些人,只是一個個的平凡人,因為與他們無直接關係的仇恨而失去生命。我也開始跟Martin Luther King Jr.同樣的有個夢想,或許有一天,每個人都生而平等,人跟人之間不再有不可化解的仇恨。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