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依照行事曆,今天是開學第二天,但依照實際狀況,今天是第一天去學校上課。這學期很勇敢的選了一堂早上八點半的課,因為知道自己的本性有多懶惰,若是把課都排在下午,早上一定也只是毫無生產力的賴在床上。還不如選堂課讓自己充分利用早上的時間,下午上完課後,時間也比較完整,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為了這堂早上八點半的課,我必須要在六點半左右起床,七點半出門,搭上希望它準時的七點五十分公車,還要注意要準備足夠的零錢 (因為懶得更早起床,搭學校七點的免費校車。),晃半個小時,八點二十到學校。

  昨天已經托下雪之福,躲掉一天課,雖然學校龜毛,不肯提早宣布停課,非要在當天凌晨五點多才宣布,害我還是要七點起床上網查一下學校狀況,不過因為它最後還是有停課,我還是可以躲回暖暖的被窩裡慶祝停課,所以就不跟它計較太多。今天一早六點半多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拉開百葉窗,看一下外面的情況,很遺憾的發現,雪沒有比昨天厚,也已經停了,甚至路面的雪都清的差不多了。果然,上網一看,學校沒有停課通知,把會計課本跟今天所需要用的鉛筆盒跟筆記本都丟進背包,我也只好包袱捆捆準備上學。

  從圍巾、手套、大外套、厚襪子、和雖然便宜但是會防水的鞋子,全副武裝的上路。走在路上發現,其實走在雪上不難,走在冰上比較難。因為幾個小時前就停止下雪了,不過有下雨,所以清過雪的路面,有些是雪融的水,有些是下雨的積水,因為氣溫太低,結成一小片薄冰。本來以為要走十多分鐘才會到公車站牌,沒想到因為路面結冰,半走半跳 (跳過溶化的雪堆,或是要跨到前人走出來的雪道)半滑半小跑步 (因為那邊的路面是有點下坡,很難煞車),居然不到十分鐘就滑到公車站牌。站在公車站牌有點擔心,雖然早上的新聞報導有說只有Metro有delay,公車沒有問題,不過下雪的路況誰都不敢說,更何況這是我第一次在下雪天上學。

  好佳在今天雖然氣溫低,但是風並不大,公車也很準時來,雖然公車前面的告示牌寫的跟平常不同,不過司機很好心的大喊「College Park」,所以我還知道要上車。一上車後才發現今天公車走的路線不同,原來州政府還是郡政府清雪是有先後順序的,有些路標明是Snow Emergency Route會優先處理,不過蔽校是此公車的重要大站,所以我還是到得了學校。因為還抱著小小的學校會停課的希望,今天搭公車還特別拿了兩小時內免費轉程票,打得如意算盤是,如果有幸停課,還可以立刻搭著免費的公車回家。路上搭車的人只有小貓兩三隻,讓我對學校停課更加抱著期待,路上看著很多人都把車停在車道上而不是車庫裡,我猜想是怕今天會開不出來,清車後面的雪可能比挖一條路到車庫容易吧。一路上看到被雪蓋住的車就會覺得,有公車可以坐其實也蠻幸福的。

  下了公車依然是以同樣半走半跳半滑的方式到達上課的大樓,進第一層門後,第一件事就是把鞋子上的雪跺掉,鞋底的紋路裡卡的雪都被壓成冰了。走到教室前走廊,看到好久不見的同學們聚集在一起聊天,因為這個學期重新分組,有些是熟悉的面孔,有些就很陌生。害羞內向又anti-social的我,自然而然就往熟悉的面孔那邊靠,同學一看到我,問完好後第二句話就是「the class was cancelled!」我還以為他在跟我開玩笑,還跟他說「you’re kidding me, right?」結果人家帶我去看貼在門上的紙,寫著八點半到十點二十的課,老師宣布取消。我當場傻在那,我辛辛苦苦的在早上六點半離開我溫暖的被窩,又跳又滑的出門趕公車為的是什麼啊?當教授的好處是,只要一通電話,學校秘書就會把停課的紙條貼在門上。開車的同學抱怨的更加利害,特別是很多人特別早起半個小時鏟雪,為了怕這堂八點半的課遲到。雖然這節會計停課,下一堂IT的課照上,所以我也不能利用手上的免費轉程票回家睡覺,算一算還有兩個小時,得找地方打發一下時間。想著想著就拉著同學一起跑去學校的圖書館,找之前查到有興趣的書目,雖然正式課開學了,該有的小說娛樂還是不能少,冒著不知是雨還是冰,繼續又走又滑的到圖書館。

  距離B School最近的圖書館大概是整個校區最大的圖書館,聽說裡面某層樓還有中文小說,不過還沒有發現是哪一層,今天的目標是小說跟Eco有關記號與語言相關的書。雖然已經是第二次在學校借書,但是場地還是不大熟,上次借書是在二樓讀書室唸統計唸到煩,摸上三樓看有什麼書好借,所以今天算是第一次純粹為了借書出現在圖書館。在同學的幫忙下,四隻眼睛比較容易找書,不過因為怕背不動,又怕時間來不及,所以只小小的找了三本小說,想說反正學校借書沒有限制冊數 (上次問辦理借書的人員說一個人可以藉幾本,對方還以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一付我在問什麼蠢問題 ^^”),改天再來搬這次沒找到的Eco的記號學的書。借完書,跟很苦命碰到我又好心陪我的同學,再度踏著雪往學校書店去買另一堂課的課本,再返回偏遠的商學院大樓。經過這一趟寒風(或是雨或是冰)的凍後,雖然早上六點半就起床,還是一路清醒到中午的課結束,冷啊~~

  上完課又參加完之前sign up的講座後,看看學校校車的時間表,下一班車要到兩點十分,所以我還有點時間去電腦室印一下上課老師的slides,剛坐下印沒幾頁,就聽到旁邊的人說,因為天氣的因素,學校下午三點後關閉,之後所有的課跟活動都暫停,這時有種「學校今天搞什麼啊,幹麻不整天停課就算了,搞這種飛機。」反正我已經沒課,講義印完就去趕校車,跟早上一樣的天氣狀況,下的不知道是雨還是冰,整個眼鏡都模糊掉了,好不容易等到校車來,一上車秀完學生證,拿下霧掉的眼鏡,還在想明天要帶隱形眼鏡出門,就聽到車上有人在叫Nathalie,瞇著眼睛往聲音來源一看,原來有三個住在同樣Silver Spring的同學 (其中一個是叛徒,這學期跑到另一班去)已經在車上了,跑過去跟他們一起坐,開始聊天,我問他們有沒有聽說學校宣布三點關閉,其中兩個人狂笑,指著那個叛徒同學,原來那個傢伙的課是從下午三點半開始,他在兩點搭上校車後,才接到其他同學的電話說學校三點關閉,叫他不用去學校了,但是,人已經在車上了,要下車的話還得找地方搭回程的公車,所以他再三考慮後,決定搭著校車,繞一圈,反正校車是繞圈的,還是會回到Silver Spring去,沒想到在校車上會碰到包括我一共三個同學,所以被發現他幹的蠢事,被我們笑好久。比起這位仁兄我算幸運了,至少今天出門還上到一堂課,不像他,花了一個小時坐校車觀賞路上跟校園的雪景。

  一路上聊天的話題不外乎是學校的關校政策,因為今天下午其實只是有下雨(或是冰),從Boston來的同學說,他在Boston那個比這邊冷多了,雪也下的多多了地方,大學四年也只停過一天課,那天還是因為積雪積了幾feet所以一定得停課,從Costa Rica來的同學說,若是下雨就要停課,那Costa Rica一年要停課十個月…

  晚上跟著另一個同學開車去超市買生活必需品,這才發現,又開始下雪了。我們兩個才在超市逛沒一個小時,買好要回到車上時,車子上已經積了一層超過一公分厚的雪,看著同學努力的用刷子刷(刮)雪,心中從新燃起「說不定明天又會停課」的希望。來,大家跟我一起唱let it snow,let it snow,let it sno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eepygirl 的頭像
Sleepygirl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