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突然覺得我的人生是一連串的過度理性跟過度衝動所組成的,有些事情我會冷靜客觀分析的像是個旁觀者而非本人一般,有些事情我又常會是過度衝動像是沒大腦一樣。問題在於,該要衝動的事情我常常是過度冷靜…

所以在感情這件事情上我很難蒙著眼睛跳下去…

言歸正傳,我要說的是上個禮拜我又去把好不容易留長的頭髮給剪了。說「好不容易」一點都沒有誇張。我大約才剪掉5-6公分的頭髮,不過這卻是我這兩年多來的成果! 我跟設計師抱怨著說我的頭髮長好慢,她看了一眼然後跟我說她不知道怎麼安慰我,因為這是個無法否認的事實。老實說雖然我抱怨不是為了尋求安慰,但是她這麼赤裸裸的肯定我的抱怨,也讓我頗哀怨自己頭髮不爭氣!

剪頭髮這件事情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是需要好生思量後才會下決定的事情,畢竟把肩下長度的長髮剪到耳下長度對女生來說是個大冒險,但是我這次剪短頭髮,我都不知道是否該稱自己為行動派還是衝動派?! 星期六晚上看到朋友剪完頭髮換然一新的新造型,感覺有點心動,然後星期天我就變成短頭髮了。

第一刀剪下去,不到五秒鐘的時間,我過去兩年多耐心的成果就沒了…

看到我短髮造型的朋友跟我說看起來比較好看比較適合我,不過我相信人性本善,就算不好看不適合我,大家大概也不會直說。但我本人好像也沒那麼在乎是不是比較好看,反倒在剪完後才想到短頭髮根本不好整理,開始擔心頭髮會亂翹扁得很麻煩。(但這一周以來情況還好,沒有我想像的糟。)朋友說我剪短頭髮看起來比較有精神,這倒有可能,因為亂七八糟沒整理的長髮,的確看起來很懶洋洋沒精神,只是以我最近煩躁易怒的狀況,這個有精神的正面評價可能很快的就消失吧!

想來也真好笑,國中的時候還有髮禁不能留長髮,要上國中之前去把頭髮剪短時,我堅持不剪清湯掛麵頭,不想要跟大家都一樣,當時覺得那樣看起來很呆,所以要我媽讓我剪成男生頭的樣子,然後個性又很粗魯的我,大概從那時開始就不被四周的朋友當女生了吧,就算是到了高三把頭髮留長了,個性還是像個男人一樣! 雖然某人跟我說個女生還是留了長髮比較有女人味,但是事實證明這套理論對我來說沒有用,就算留長了頭髮(頭髮長度過肩對我來說就是長髮),我的個性還是一樣,還是笑得很大聲,還是會跟人爭論,還是學不會優雅。女性朋友說短頭髮比較適合我的感覺,或許真的是如此,自己想想那就剪吧,反正看來我的頭髮長這麼慢也留不長,台灣的氣候不換季,那我就自己來換季好了,然後在沒人給髮禁,大部分的女生都留著漂亮長髮的時候,我回頭剪了個國中時候死不要的清湯掛麵耳下長度的齊短髮,我媽還沒看到,看到時應該會笑我國中時到底在堅持什麼?!

對於這種事情我總很容易的衝動做決定,也沒研究要剪成什麼樣子,設計師簡單的跟我比個長度說剪到這個長度好不好,我也完全沒有意見,然後就在接下來的五秒鐘內剪掉過去兩年來的成績,放棄過去兩年也沒有什麼不好,只是頸後空空涼涼的不太習慣而已,然後每次看到鏡子裡短頭髮的自己,總是會忍不住摸摸髮尾的長度,笑一下自己的衝動而已。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