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吉本芭娜娜的,不知不覺中也看了不少她的書。對我來講,吉本芭娜娜的書或許真的是一種治療吧,看著書中的角色由問題中游出來,(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覺得「游」比「走」貼切!),自己似乎也能再繼續抱著希望,覺得自己應該也可以獲得同樣的救贖。所以看吉本芭娜娜跟看村上春樹對我來說是很不同的感覺,私心覺得,吉本芭娜娜多懂女人一些!

  「廚房」已經出版許久了,我也再許久之前看過,但是在整理aNobii書櫃時,卻發現我居然沒有「廚房」的任何紀錄。當在書店看到吉本芭娜娜的新書打算要買的時候,拿在手中的廚房卻也放不回書架了。告訴自己,反正沒多少錢,帶回家再看一次吧,順道寫個東西,為自己的心情留點紀錄。

  知道廚房的故事,不過似乎每次重新看,總是會有不同的感覺。廚房的主題,應該離不開吉本芭娜娜一向寫的別離(常常以死亡做代表)跟家庭。而到底什麼才是家庭正確的定義? 在吉本芭娜娜的書寫裡,血緣一直都不在前幾個選項裡面。

  我很喜歡這本廚房,在看到第一頁寫到御影對廚房的依戀時,我就決定我會喜歡這本書。沒錯,不是「感覺」我會喜歡,而是「決定」我會喜歡。這到這樣對廚房的依戀,突然覺得,我也是這麼的喜歡廚房喔。還記得跟朋友去Virginia的Alexander City玩的時候,走過別人家後門,從窗戶看進去就是廚房,像是在影集裡面看到的,牆上掛著鍋子、杓子等器具,一邊是大冰箱,一邊是大流理台,突然覺得,這就是個溫暖的家吧! 就算是在現代化的配備的廚房裡,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很冰冷,只要打開冰箱發現裡面塞滿了食物,也會突然感覺到溫暖,這個廚房也是個溫暖的廚房。

  就像是吉本芭娜娜的其他小說一樣,她筆下所描寫的女主角,總是很吸引著我,廚房也一樣。廚房裡面的女主角,在找著自己要活下去的原因的御影,所看到的東京,所看到的田邊母子(父子),所感覺到的茫然,跟抓住廚房裡那一絲溫暖的心安,都會給我一種熟悉,有時是羨慕的感覺。

  幸福到底是什麼? 孤獨到底是什麼? 這兩個問題不停的在整本小說裡面出現。御影經歷過好幾次死亡的打擊,有兩次變成孤兒的經驗,雄一則是同時失去的爸爸跟再度失去媽媽,兩個人的依偎,算不算是幸福? 還是只是兩個孤獨的人靠在一起? 這可能是御影跟雄一之間的疑問,也是我腦海裡面的疑問,所以或許分開是必要的,才有辦法清楚的想想。惠理子還活著的時候,三個人是一家人,但是惠理子過世後,似乎雄一跟御影得要重新想辦法維持平衡。

  我很喜歡惠理子,喜歡惠理子的程度不下於喜歡御影。御影似乎可以呼應心裡比較陰暗的那一面,惠理子則是我很喜歡的個性類型,也是我一輩子無法成為的個性類型吧(不是指變性手術的部分啦!)。

  但是御影跟雄一算是幸福的吧,有這麼理解對方的人,再怎麼樣都算是幸福的吧! 就算人生是這麼狼狽,就算很多陰暗逼著人想要逃開,以為這樣就可以重新開始,但是有個這麼了解自己的人,總是會把自己拉回到應該是往幸福的方向去吧!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