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誠品看書看到忘記時間,不知道差多久就錯過最後一般可以讓我到家的公車? 但是心裡有一絲慶幸,台北市還有地方肯好好款待星期五晚上沒事做的單身族群。

  不過敦南誠品似乎成為一個挺神奇的地點,在十一點多匆忙小跑步下樓離開誠品的我,跟許許多多「正要進去」的「年輕小朋友」們擦身而過。在誠品的外圍,除了攤販外,還有不少人就坐在誠品外的矮牆上,聊天就算了,還有小女生在補妝劃眼線上睫毛膏。要不是我真的很害怕錯過最後一班公車,還真想好好觀察一下接近午夜時分,誠品周圍出現的各種生物型態。

  真的有好一陣子沒有一個人在這種時間在路上散步,算算好像也很久沒有一個人在外面小喝個一兩杯再回家。一開始是因為工作真的忙,在星期五的晚上更是累積了一整個禮拜的負面情緒,很多時候根本不想面對任何人,甚至是任何生物。等到某一天經過金華街,卻赫然發現,那家小小的店,曾經是我不想回家面對家人時的小小避難所,居然掛上房屋仲介公司租賃的牌子,突然有點… 流離失所的感覺。

  我不是什麼叛逆的小孩,真要說起來,或許孤僻會是個比較適合的字眼。想要待著店裡,飲料不是重點,主要是能自在的窩在店裡,做我想要做的事情。一家店讓人自不自在,在單獨一個人時,差異特別的明顯。兩個人的時候,可以用對話掩蓋些許的不自在,但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什麼都掩飾不了。喝什麼不是重點,只是會開到很晚的店,大部分都有賣含酒精飲料就是了。我也希望能夠常在我很愛的湛盧打混打滾,只是它只開到晚上十點,下班後匆匆喝杯咖啡就要被店家掃地出門吧。

  或許該找個時間,重新開發一下家裡附近的好地方,畢竟,我家不太是我自己一個人可以悠閒打混的地方。但是年紀大了,個性也越來越龜毛,要找到那種可以自在的地方,似乎又更難了~~

全站熱搜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