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買好了下一本想要看的書,不過在沒有寫篇文章聊聊「幽夢影」,就開始看新買的「尋羊冒險記」,會有種莫名的罪惡感,覺得有一件事沒做完,對不起張潮。書這樣揹來揹去卻一個字都沒寫,也不是辦法。還是趕緊來聊一下幽夢影這本書,然後可以正式進軍「尋羊冒險記」。

  手上這本「新譯幽夢影」是三民出版社出版的,封面長得就像包含正宗唐詩三百首的那一系列裡的每一本 -- 藍藍的皮。其實想來這招也聰明,不用為每一本書花錢找人設計封面,反正大家對於書的封皮也沒有什麼期待了。根本就像是福特早年Model T,你的車可以選顏色,只要你選的是黑色!不過三民書局這一系列的書的價值也不在美麗的封面就是了。有一天在火車站附近亂走,逛到三民書局,剛好這個藍藍系列在打折,順手就挑了幾本回家。

  看到第一頁導讀其實我就開始想笑,超級像在讀國文課本正文結束後的作者介紹:張潮,字山東,號心齋,別署心齋居士… 再來是出生地跟背景介紹。不過我看這本書不是要應付聯考,所以這些作者資料介紹,看看好玩而已。但令我驚訝的是,依照導讀裡張潮的人生,其實並非公子哥兒般的順遂,雖然他是出身於名宦世家。看完幽夢影再回頭去看作者介紹,更加覺得,人生經歷這麼多的風雨坎坷,卻寫出這些文字,真的是不簡單。

  為什麼不簡單?因為幽夢影這本書很對我的胃,原因無他,因為兩百多篇的詩詞,大多說的是風花雪月。很多有趣的見解,卻不是救世救民的沉重負擔。看著張潮的文字,其實是對生活的悠閒有很多的體會。這也是為什麼看到作者簡介裡寫著他一生過得並不順遂時會驚訝的原因。

  什麼叫做對於生活的風花雪月?就是頌讚的對象常是花、月、酒、美人,再加上美景、詩詞、書畫、典籍。每次讀的時候,總會浮起文人雅士的聚會,手拿扇,飲薄酒,談天下!雅致豪氣兼備啊!

  其實不太確定該稱這本書裡二百一十九首的作品為什麼。要叫詩,卻沒有工整的字數與對仗,要稱詞,也沒有詞牌,要說是賦,篇幅似乎又比印象中的賦來得短多了。反正我也不是學文學的,國文也從小就爛到不行,就隨便稱它為詩詞吧,大家別在這方面做文章討伐我就行了。

  喜歡幽夢影的原因是,裡面許多的見解真的讓我感到有趣。猜想,張潮應該也是個興趣廣泛,博學(雜學)多聞的人。雖然是風花雪月,但是還是看得出在文學上的功力深厚。相較起長篇大論,還有廢話很多的大篇幅文章,我一向偏好詩、詞、語錄這些文體,用字精準明確,畢竟這是中國字得天獨厚的地方。君不見西方蠻夷文字寫不出律詩、絶句這種兼具情境和平仄對仗又饒負深意的文學作品。我想,光要把二十個字靜夜思翻成英文,大概得要落落長寫上上百字,別說對仗了,說不定連韻腳都沒有。可惜的是,那些蠻夷之邦的人士,大概一輩子都不能明白詩詞裡的情境啊~

  這本書裡最大的缺點,也是最令我受不了的,其實是「賞析」。我認為這些賞析的作者絕對是來自於X大國文系傳承下來的老學究,說不定還是專攻八股文的。很多篇賞析看得我差點吐血,為什麼,就是有人不能接受,文章可以只是風花雪月?非得要正經八百的在賞析裡把風花雪月賞析成隱含著勸世的概念?如果你相信文章絕對要以勸世救人為目的的話,是可以順便欣賞一下賞析啦,不過我個人是不懂得字眼看看注釋,整篇不懂得話,研究一下語譯,至於賞析,要不是割不下來,真想拿回去退錢。許多篇的賞析,ㄠ也ㄠ的太扯了,還是編者真的認為自己是朱熹在寫四書集註啊!

  最後,抄幾篇喜歡的喜歡的文字跟大家分享一下:

花不可以無蝶,山不可以無泉,石不可以無苔,水不可以無藻,喬木不可以無藤蘿,人不可以無癖。

賞花宜對佳人,醉月宜對韻人,映雪宜對高人。
(註: 韻人 – 雅士 ; 高人 – 超俗的隱者 )

藝花可以邀蝶,纍石可以邀雲,栽松可以邀風,貯水可以邀萍,築臺可以邀月,種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蟬。
(註: 藝 – 種植)

樓上看山,城頭看雪,燈前看月,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

美人之勝於花者,解語也;花之勝於美人者,生香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香而取解語者也。

蝶為才子之化身,花乃美人之別號。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