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的價值在於被閱讀,以符號書寫的書所說的無非是其他符號。而這些符號說的則又是其他事物。沒有人閱讀的書儘管滿載符號,卻不產生概念,那便是一本無言之書。 ~玫瑰的名字


今早很震驚的看到ECO過世的新聞,翻出了筆記本裡上週才重讀完的玫瑰的名字讀後感,就當作弔念我最愛的小說家。


我已經忘了第一次讀玫瑰的名字是在什麼時候了,可以猜想得到當初閱讀的原因是愛看推理小說的我覺得中古世紀的修士偵探是個很有趣的設定。但當時絕對沒想到我會就這樣一頭栽進Eco的世界裡,追著他所有的小說了。(我甚至還想要讀他有篇關於符號的小論文,只是中文翻譯看不懂...)


雖然他的眾多小說中,傅科擺 (Foucault's Pendulum) 是我的最愛,但是看到皇冠重新找人由義大利文直譯「玫瑰的名字」,而且註釋多到可以另外印一小本,就忍不住手癢買回家打算再找時間複習。結果要看的書太多,直到今年過完年要回香港時,順手把書帶著打算在飛機上看。沒想到上週末還在寫讀後感回味這本好看的小說,今天早上就看到作者過世的新聞。


這幾年看了些 Eco 的小說後,對於他的風格多認識一些,像是利用各樣的對話和旁支引申偷渡他的想法(跟嘲弄)進到故事裡,這也使得再次閱讀這本「玫瑰的名字」有不同的樂趣,就算看到角色出場就勾起記憶知道兇手是誰跟所使用的手法,還是會迫不及待的想要繼續把書看下去,看故事如何繼續進行。


說到推理小說當然要先介紹一下書中的偵探修士主角 「威廉。達。巴斯克維爾」。看到這個中文譯名大家可能沒什麼感覺,但他的英文譯名是 William of Baskerville,如果你是推理小說愛好者,應該隱約有點感覺了,覺得Baskerville很耳熟,因為它正是Sir Arthur Conan Doyle的小說 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 (巴斯克維爾獵犬) 的那個 Baskerville 啊!然後再看看小說中的記述者阿德索對威廉修士外表的描述,英國人,瘦高,目光銳利,鋒利鼻樑略帶鷹勾,這不也是華生對福爾摩斯外表的描述,威廉修士一沉思起來像是外在世界不存在,還會覺某種葉子似乎能刺激思考,這不也都讓我們聯想起福爾摩斯的行為跟古柯鹼癮。阿德索還說他覺得他的這位導師讓人覺得,比起正義得到伸張,能解出謎題更讓他感到興趣。這根本就是把福爾摩斯搬到故事發生的1327年嘛!但如果你因此以為這只是一本1327年場景的福爾摩斯探案,那你恐怕不是失望透頂就是讀到頭痛欲裂,或者兩者皆有。我個人覺得這個設定只是讓看出端倪的讀者會心一笑覺得有趣而已。(這就是他愛玩的遊戲啊!)


Eco在寫這本小說的始因是因為想要毒殺一個修士,所以開始安排修道院場景,但在收集資料時發現大部分修道院的資料都是中古世紀的修道院,他個人又是這個時期的專家。印象中他的研究背景其中一個是中古世紀哲學,而當時西方社會的哲學主流是經院哲學,更是離不開修道院。所以我們就有了這部發生在中古世紀雄偉修道院的偉大圖書館的毒殺修士命案!(結果本來只想毒殺一名修士,到頭來卻多殺了好幾個!)


對我來說Eco小說有趣的地方是它十分讓人「分心」。除了謀殺案之外更花了許多篇幅聊不同修會之間的爭執,說明當下教會,教宗,修會,皇帝(世俗權力代表)之間的權力鬥爭跟政治辯論主張,和當下社會景況,農民牧人,還有依附修道院而生的四周民眾,還講到當下為了討生活進入修會或修道院,但卻不懂神學的素民。他也藉由威廉修士的口批評當時的宗教審判跟異端認定等瘋狂非理性的行為,感覺像是要藉著威廉修士對讀者(以故事裡的記述者阿德索做代表)說明理性思考跟辯證的重要性,這才代表思想的自由,能把人從盲目中解放出來。


要說「玫瑰的名字」是本推理小說,還不如說這是本 Eco 的遊戲書。層層疊疊的謎題,神學上的辯證,角色名稱有實有虛,還有個收藏了世界智慧的迷宮圖書館,各式各樣符號解謎元素在每個書頁裡,還順便把他對當時社會及天主教會狀況的了解跟批判一起放在書裡。要解的謎題太多了,誰是兇手這個謎題反倒沒那麼重要了,所以我們也都可以原諒威廉修士是誤打誤撞的找到背後的兇手是誰。(這點又讓我感覺,這樣的安排又是另一個嘲弄了...)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