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啥文學素養,又讀不懂莎士比亞的我,純粹是因為帥哥David Tennant (歷年來最帥的Doctor Who男主角) 主演這齣理查二世舞台劇,我才會趁著在香港電影院放映時跑來看。這齣比幾個禮拜前去看的The Winter's Tale (另一齣莎士比亞的舞台劇,由老帥哥Kenneth Branagh領銜主演) 的人少一些,雖然訂票網頁記錄是全售完,但還有不少空位。除了很開心右邊座位沒人坐之外,這場演出四周沒有人有什麼沒營養的對話。到現在想到The Winter's Tale那場,還是覺得很遺憾碰到沒水準的觀眾。旁邊坐的那個女人,開演前跟朋友聊天時,一直說自己在倫敦時一天到晚都去看戲,然後應該來看一下她下趟去倫敦時有什麼戲上演,然後順便抱怨香港都沒有什麼戲好看,害她在香港都沒得看。我瞄了一眼,雖然頭髮染成很像老外的漸層金,但五官跟打扮看起來是個香港人。結果真的令我想翻白眼的是這位愛看戲小姐在中場的時候跟朋友聊天,聽起來她根本完全沒看懂戲上半場在演什麼,發表的意見讓我覺得我們看得是不同場戲嗎?朋友好心解釋給她聽,他訕訕然的說,雖然她看過很多莎士比亞,但是這齣她沒看過。我心想,我連莎士比亞都沒看過幾齣,我都看懂了,你看過的很多莎士比亞是看到哪裡去?這齣又沒很難懂?!她還整場踢前面的人的椅子,讓人家頻頻回頭瞪她,

不過這場戲我比較討人厭,那幾天剛好重感冒咳到掏心掏肺,上半場還好憋住沒咳,下半場有一段就憋不住狂咳了,還好是配角的片段,四周的人可能也只是心裡暗幹沒開口罵我。

回到正題,根據主戲上演之前的訪問跟學者講解,理查二世算是英國中古世紀 (Medieval) 最後一個國王。不過我回家上網 google 時發現,也有人放最後一個中古世紀英國國王是他的上一任,也就是他爺爺 Edward III,也有人放下一任,也就是逼他退位的 Henry IV,但不管如何,Richard II 都是在這個歷史的轉折點。製作演出這齣舞台劇的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在他的網頁介紹上說這齣理查二世是莎士比亞所寫的第一齣歷史劇,這讓我不禁有些好奇,為何他選的題材是這個被逼著退位又下場悲慘的國王呢?難道是要對當代的伊莉莎白女王有些什麼比喻嗎?畢竟借古諷今是文學戲劇常用的方式。(不過沒弄好會被砍頭的吧!) 

對英國歷史不熟的我,從來沒搞清楚過他們那些國王女王誰是誰,所以我是跟著莎士比亞筆下的故事來認識這位理查二世的。故事是從 Duke of Gloucester 的喪禮開始,我們馬上看到 Richard II 的自以為是跟自私。身為國王,一點也不在乎四周的人,個性又有些優柔寡斷,很依賴身邊那幾個年輕但也很自以為是的謀士們。相較之下,一出場便要為自己死去的uncle (應該是姑丈) 的過世討公道的 Henry Bolingbroke ,他義憤填膺又充滿熱血,似乎比 Richard II 真誠許多。特別是接下來我們看到他為了姑丈的過世報仇,向他認為的兇手挑戰,結果我們的國王 Richard II 本來應允兩人決鬥,最後突然又翻盤,判了兩人流放,然後對於自己的堂兄弟流放的時間又猶豫不決。他的叔叔 John of Gaunt 甚至向遺孀 Duchess of Gloucester 暗示其實 Richard II 該為這個名案負責。當我們大家看到他叔叔 John of Gaunt 重病,要這個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年輕國王過去探望他,還發表了一場偉大英國的演說,但 Richard II 跟謀士討論完後去探病時,聽到老人家語重心長的建言,一點反省之意都沒有。叔叔過世後,還開心的沒收叔叔的財產,充實國庫好讓他可以跟愛爾蘭打仗,一點都沒有想到他的堂兄弟 Henry Bolingbroke 是財產的正當繼承人。看到這裡,我們所有人都跟 John of Gaunt 親近的貴族一樣支持起可憐的 Henry Bolingbroker 了!當然這些貴族有他們的考量,因為誰知道下一個被宣布流放沒收財產的會不會是自己?

但這是快樂出征的 Richard II 毫無所覺他的所做所為有什麼問題,更沒有想到被流放的 Henry Bolingbroke 會自己結束流放跑回來,號召支持者由北邊登陸打回英國。

當看到 Richard II 踏上英國國土的開心,這是一個國王對自己國土的驕傲,只是等待他的是他已經眾叛親離的前途。這時可以看到兩邊陣營不同的立場,基本上是君權神授跟國王有他的義務跟責任。 Richard II 自己也由一開始自信滿滿自己是神所揀選的,天使會救他脫離敵人的計謀,沒人可以動搖他的王位,到後來發現情勢不樂觀,他開始自我懷疑,從為什麼會走到這樣的景況,到自我懷疑若不是國王的話,那他是什麼?這樣的 Richard II 開始讓大家同情。他十歲還是個孩子的時候繼位,從那時開始他對自己唯一認知就是英國國王。他應該跟他爺爺一樣一直是英國國王直到死去的那一刻,為何他會被逼著讓出英國王位,當沒有了王位之後,那他又是誰?他的名字又該是什麼?莎士比亞寫了一段他攬鏡自照的口白,到最後摔了鏡子,一整段他的自我認知危機。他的悲傷和自憐,再加上面對這麼多的背叛,包括他交託治理國家的叔叔,突然讓他成為悲劇性主角。

Richard II 在戲裡對 Henry Bolingbrokke 說他們兩個好像井裡取水的兩個水桶,一個拉起來另一個就降下去井裡沒人看到。這一段描述也像是他們在觀眾心中的寫照,從一開始覺得 Richard II 是個很糟糕的國王到後面覺得 Henry Bolingbroke 也是個充滿野心跟計謀的人啊!
On this side of my hand, and pn that side yours (兩人拉著王冠沒人願意放手)
Now is this golden crown like a deep well
That owes two buckets, filling one another
The emptier ever dancing in the air
The other down, unseen and full of water;
The bucket down and full of tears am I,
Drinking my griefs, whilst you mount up on high

在戲裡,Richard II 跟 Henry Bolingbroke 在許多地方都是對比的,從服裝設計到對白都是。Richard II 一直走講究的服裝感覺的長袍, Henry Bolingbroke 則總是一身盔甲。 Richard II 的台詞都是文藻華麗的詩句,Henry Bolingbroke 的台詞就算是押韻的詩句,也簡單直接很多。這整齣戲的台詞都是詩句,害得我有時要分神瞄一下字幕。是說 Richard II 這麼多華麗的語句,David Tennant 說的很自然,像是真的白話日常對話一樣,也很不簡單。之前看的幾齣戲,大部分的對白都還是對話,只有要抒發什麼時再來篇巨大的詩句。但似乎這齣 Richard II 從頭到尾的台詞都走詩句風,真的也要佩服莎士比亞可以寫出這麼多厲害台詞,真不知道他的腦袋怎麼想出這些的!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