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許多的食物,我在腦海都有一個「標準版」的印象,有的是因為家裡一向就是這麼煮的,或是曾經有一家店美味到讓其他店家都比不上。我不太挑食,吃東西算是很隨便,但是要成為我腦海中理想的標準版其實也不太容易。

星期六晚上去了朋友們的音樂會,沒吃晚餐的我在音樂會結束後想要找點東西吃,晚上九點多也不該找餐廳吃正餐,所以腦子裡轉著公館師大附近有什麼宵夜可以吃,想到好久沒有往泰順街走了,決定去吃肉圓跟買紅豆湯。

泰順街距離師大路很近,但是感覺完全不同,只是條安靜的小巷子,不像是師大路,一堆年輕人聚集吵雜,人擠人,四周又都掛著小心扒手的標語,燦爛的夜晚一直得要到半夜才會逐漸散去。反觀夜晚的泰順街則是標準的住宅區,連在路上講話都會不自覺的放低音量。在泰順街夜晚大部分的人都歇息了,等著明天一早的市場開門開始活絡的一天。

在泰順街靠近和平東路這端,有幾家不起眼的攤販,不過都是老字號的店家,就算年紀不比我大,至少也跟我差不多,其中一攤,就是我的標準版肉圓。

這家店家是我有印象的第一攤肉圓店,不是說在吃過這家肉圓之前沒有吃過其他的,只是對我來說,這是第一家讓我留下印象的肉圓。以前這攤只賣甜不辣跟肉圓,在這幾年又增加了大腸麵線。在以前住在泰順街的時候,媽媽有時不想煮飯,或是回到家已經太晚,就會問我們買肉圓吃好不好,不管是我或是我弟,答案一定是「好」,然後我會因為無法決定要吃甜不辣還是肉圓,最後就會決定兩個都吃,然後也會想要吃附近另一攤的甜湯,所以我從小就是這樣吃胖的!

我沒有我媽那種到處跟陌生人都可以聊天攀交情的本事,所以對於這一家攤販的家庭背景沒有太多了解,知道也只是有時聽媽媽隨口提過一下。在小時候的印象裡,小小的我跟弟弟會坐在攤販前吃肉圓跟甜不辣,攤販也不過就是簡單的一個油鍋煮著肉圓跟一個大鍋蓋下面分成很多格煮著甜不辣,旁面一個大鍋子用塑膠袋跟橡皮筋封口,只開1/3的口舀老闆自製的甜米醬,旁邊一個比較小的桶子則是裝醬油。甜不辣或是肉圓吃完了,我們就會跟老闆要湯,剩下的甜米醬就會這樣被我們喝掉。

老闆跟老闆娘是一對微胖的夫妻。其實以前很少看到老闆娘,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老闆自己在顧攤,印象中的老闆雖然安靜,不過是個很好相處的人的樣子,至少比起另一攤老愛嚇唬我的老闆好多了(下次有機會再來寫紅豆湯的故事)。然後不知道爲什麼我對老闆的很大的眼睛跟雙眼皮很有印象,雖然已經中年了,但是看得出來老闆年輕時應該長得挺帥的(可惜老闆的兒子都長得像媽媽)。大概是油鍋煮肉圓這件事情急不來,所以從來沒有看過老闆手忙腳亂,就算客人同時點了甜不辣跟肉圓(很多人這樣做,不只是我而已),老闆也會有他的順序,很流暢的利用幫肉圓瀝油的時間夾甜不辣等等。

老闆說起他的肉圓跟米醬都會很自豪,會做這麼好吃的肉圓跟米醬也真的值得他自豪。有些比較講究的人會說台灣的肉圓分為什麼新竹肉圓、台南肉圓、彰化肉圓等等的,據說老闆的肉圓是屬於彰化肉圓的做法,不過對我來說是不是彰化版其實不重要,我就是喜歡老闆做的肉圓外面皮的那種Q勁。有些肉圓皮很薄,然後咬起來軟軟的,特別是那些蒸的肉圓,也些吃起來還會糊糊的。但是這家的肉圓皮可是很有份量的,有一定的厚度跟Q勁,非常好吃。肉圓裡面的餡料除了味道調的好的豬絞肉外,重點是筍子,而且還是切丁的大塊筍子,在台北沒吃到什麼肉圓會包真材實料的筍子(我外婆知道我愛吃筍子所做的肉圓不算),在吃肉圓時吃到鮮美又脆脆的筍子,味道真的很棒。

我總覺得煮肉圓也是一門學問。我知道吃太多油一點都不健康,但是肉圓真的就該在油鍋裡載浮載沉好一陣子才對。我相信肉圓皮能那麼Q,除了各樣麵粉番薯粉的比例之外,在油中浮沉的油溫跟時間拿捏也是重點。老闆在把肉圓從油鍋中夾出來時,會先放在油鍋旁的架子上先瀝油,然後會在拿剪子把肉圓剪個口讓裡面的油也流出來,放到碗裡剪開後會在反扣在網子上瀝一次油,所以肉圓雖然出身油鍋,但是吃起來是一點都不油的。

昨天晚上走到那個攤販,看到的已經是老闆的兒子在顧攤販了。幾年前聽媽媽說,好像老闆娘生病過逝了。老闆娘生病那段時間,兒子們就開始在攤上幫忙了。現在偶爾還會看到老闆也在攤販上,不過已經是變成幫忙的角色了。平常都匆匆忙忙買了外帶回家吃的我,決定要坐下來好好吃一下。看到老闆的兒子以同樣令我熟悉的步驟翻著油鍋裡的肉圓,然後先擺在架子上瀝油等等的,還真是有種懷念的感覺。這麼多年來,肉圓的味道還是一樣,米醬的味道還是一樣。小小的攤子沒有多少椅子,但是大多是空著。本來有點擔心怎麼連星期六的生意都這麼不好,後來發現大概是這幾年,外帶的客人多,在馬路邊坐下來的客人少。在我吃完一份肉圓的時間內,外帶的肉圓家甜不辣的份數可能有到快20份吧。而且看得出來客人大部分都是住在附近的,有媽媽騎著腳踏車,一次就買了六七份,應該是一家子的消夜吧,還有的年輕人騎摩托車一靠近,引擎都還沒熄,就先開口點個兩份肉圓等。簡簡單單攤販,沒有什麼花俏的裝飾,連項目跟價錢都是簡單隨意用紅漆寫在白壓克力版上。快吃完的時候有個計程車司機也來吃甜不辣,隨口問老闆的兒子(其實已經是現在的老闆了啦!)爲什麼不賣雞捲(如果我沒聽錯的話),難道是因為比較不好賺嗎?老闆的兒子說應該成本跟利潤都差不多啦。頓了一下就說,沒賣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不會做! 我聽了差點沒笑出來。

其實我喜歡這種態度,這個攤子就是有好吃的甜不辣跟肉圓,我來這裡想要吃的也就是甜不辣跟肉圓,把這好吃的味道延續下去,比去開發新商品雞捲重要多了!

下次若是厭煩了吵雜擁擠的師大路,不妨拐個巷子到泰順街,去試試好吃的肉圓吧!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ai
  • 這篇我好喜歡喔...
    看了會感動
  • 謝啦...
    下次來台北別約餐廳, 帶你們去吃甜不辣, 肉圓, 跟紅豆湯如何?!

    Sleepygirl 於 2009/11/01 17:57 回覆

  • sido
  • 有地址或明顯目標物嗎?... (其實我比較喜歡用蒸的台南肉圓)
  • 路邊攤沒有地址... 在泰順街靠近和平東路路口那邊, 由和平東路進去應該是過第一條巷子後左手邊的攤子, 那條街上攤子不多, 不會太難找.
    不過你喜歡蒸的台南肉圓, 你就繼續尋找你心目中蒸的台南肉圓吧...

    Sleepygirl 於 2009/11/02 00:29 回覆

  • 吳俊
  • 我也喜歡這篇
    是令人感動的
  • 怎麼有種應該要就此封筆的感覺...

    Sleepygirl 於 2009/11/10 00: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