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我們這一票朋友也到了說「現在的年輕人啊」這樣開頭的評論了。而我們口中所稱的這些年輕人,應該大多是在工作崗位上碰到的孩子們,我算是特例,口中的年輕人還多包含了一個小我十多歲的妹妹。除了身邊的年輕人之外,大概就會再加上報章雜誌報導中出現的「年輕人」。

老實說,我覺得台灣的年輕人沒有報章雜誌寫的那麼糟糕,什麼草莓,不抗壓什麼的。看到很多企業家說現在的年輕人不努力,所以只能拿22K這點,我也不太同意。其實個人覺得現在台灣年輕人22K的困境,這些企業家(還有政府)要付很大的責任。我所指的不是他們不提高給付的薪資,我覺得當台灣整個經濟起飛後,台灣絕大多數的企業家沒有思考企業轉型,還是死守製造代工產業,只是把規模做大,而製造代工業得宿命就是不停的壓低成本…

前一陣子剛好有機會跟一個來自台灣但非常想要在香港金融業工作的孩子聊天。比起我當年大學畢業,只想要趕快找一個工作好可以經濟獨立自主,就這麼莫名其妙的進入的銀行業,這個孩子做足了功課跟規劃,還主動積極的聯絡想要進去的各家基金公司,尋求面試的機會。我真的十分地佩服,而且我相信台灣現在應該也有不少這樣的孩子。其實聊完我還蠻感動的,覺得台灣年輕人其實也充滿了希望,比起我的年代,大部分的人的第一份工作跟大學念的科系一樣都誤打誤撞進去的吧!然後有人大學念得苦得要死,有的還苦不過被二一。一步錯步步錯結果就是第一份工作又要在循環一次苦的要死,有的還苦不過,辭職後苦苦尋覓新的機會。很多人到我這個年紀(我也是其中之一),你問他什麼是他理想中的工作,他會一臉茫然地看著你。如果你問我什麼是我理想的工作,我會跟你說工作都不會理想,當初亞當夏娃犯了罪,神要人類吃自己勞碌所得,導致今天我們要努力工作,我個人又愛吃愛喝愛玩,也只能認了。

但是現在台灣很多的孩子卻不同。許多很有自己的理想跟夢想,比我們這一代敢做夢也更敢追夢。我們這一輩人的家長對於餓肚子都還有印象,我們雖然自己沒有餓過肚子,但聽多了父母說的故事,也變得實際,在規劃未來時總要考慮一下收入穩不穩定能不能餵飽自己。不是沒有追夢的人,但比例上應該少很多。但是現在年輕人的父母,應該都是在台灣經濟情況起飛後出生,跟我一樣沒有餓過肚子,比起我的父母也更有歐美式教育孩子要多建立他們自信心跟加強語言能力的概念。許多孩子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出國見過世面,在我這一代,像我小學六年級就有機會出國算是很少的了,我還是因為參加合唱團出國演出才有機會。

不過在驚艷現在的孩子很有想法很敢做夢的時候,我也有點小小的擔心。我忍不住問了對方,如果你在香港都找不到合適的工作的話,你的下一步計畫是什麼?可愛的孩子繼續闡述他在香港希望找的下一級工作。我只好婉轉的繼續說,香港就業市場很開放,想要有亞洲區域經驗的各國人都會考慮來香港或是新加坡,要說服公司聘用一個台灣來的沒有相關工作經驗的人其實很不容易。要是萬一在香港完全沒有機會,備案是什麼呢?還好這孩子在台灣證券業還有點關係,沒真的只考慮在香港工作這件事。

不管是要在海外工作,或者夢想開咖啡廳,跟不少年輕人聊過的我,其實最大的擔心是有夢想很好,但是當夢想無法實現時,這些孩子有多少承受夢想幻滅的能力?更甚者,這些孩子知道哪時該從不可能實現的夢想中醒過來嗎?聽過不少年輕人對未來的規劃,但很多時候可以感覺得出來,沒有經過現實的歷練,做的夢跟真實世界的情節有時還差蠻多的。

我們這一輩的父母在唸書跟工作這些事上沒給我們太多做夢的機會,對他們來說,夢想不能當飯吃就別浪費時間了。現在很多年輕人的父母非常支持自己的孩子追求自己想要做的事,甚至提供很多資源幫助他們圓夢。但也有可能就造成這些孩子夢做太久到跟現實脫節,到最後也無法經濟獨立養活自己。我曾經旁聽到三個年輕人合夥加盟開咖啡店然後跟房東談租屋契約,我聽到跟朋友兩人互看翻白眼,明顯沒做功課被房東開了一個很高的房租就算了,還自己自作聰明的提出對自己開店其實很不利的租約條件。看他們的年紀跟提到合夥需要的金額,應該是家裡有支持,或許是因為這樣,他們對於投下了這些成本應該要換取多少利潤的方程式沒那麼斤斤計較。

或許我就是太實際,所以從自古以來(至少大學時期就有記錄)就是個不小心會澆人冷水的人吧… 我看大家還是少找我討論夢想好了,免得我越來越顧人怨...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