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寫新文章,其實也沒有麼特別的原因,不過就是懶病又發作了。雖然說真要找些理由來當藉口,還是可以洋洋灑灑說出一堆,但就說是藉口了,還是無法抹滅想偷懶的這項事實。

  腦袋裡面知道五天的東京之行還有三天沒寫,其實一天的五分之四在隨身小本子裡,剩下的就在腦袋裡。不過把系列文章斷頭這件事做過太多次了,也沒有被罵過,所以相信大家也習以為常了,也或許大家從來就沒有注意到。沒有注意到就算了,我也不會因此傷心難過,所以也不用麻煩回過頭去找我哪些文章斷頭了。

  這陣子手沒寫新文章,倒是腦袋裡常常亂轉些怪主意,還突發奇想,乾脆來寫小說好了。腦袋轉了轉,雖然轉出了十多個小說的開場,不過也就僅止於此,手沒打文章,當然不會繼續把腦袋裡的念頭寫下去。突然覺得,再多想十多個開場,出一本只有開場沒有劇情跟結尾的書也是挺酷的~

  整個週末昏昏沉沉的,星期六的下午都在睡覺,也不知道是因為華格納的尼布龍的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還是因為中央政府公債的各項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規定,說不定讓我到今天都還在頭痛的感冒也有些貢獻。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天手掌外側的一條筋有些疼痛,拿起筆也會酸痛,還一路酸到肩膀,突然冒出的想法是,該不會是中風的前兆,念頭一轉,趴在中央公債的書上面睡了一個下午,再加上鼻塞眼睛浮腫,想到中風也差太遠了,應該說是,證明了中央公債這本書不是本適合當枕頭的書。

  真的確定自己很沒精神是在發現自己連看體育節目都提不起勁來。以一種很詭異的順序看著各個轉播也讓我自己更加不知道自己在幹麻。從太空人對紅雀中場開始看到天使對白襪,然後再回去看太空人對上紅雀的前半場。中間還穿插著水溝蓋會飛起來的一級方程式賽車中國上海站。不但看著比賽,腦袋裡還要掙扎著,很想支持ALERT PUJOLS,但是支持兩隻紅鳥隊又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這種掙扎比看王建民擔任洋基的投手更加嚴重,反正我不支持沒有王建民投球的洋基隊是百分之百確定的。就在這樣的掙扎中,紅雀又輸球了,值得安慰的是,就像王建民沒拿到勝投但是表現超乎水準一樣,PUJOLS還是維持了我所期待的表現。

  另一邊的天使對白襪我的性向就比較明顯,為了FREDDY GARCIA我比較支持白襪,雖然到了星期天才第一次看到GARCIA穿上白襪制服投球,GARCIA完投的精采表現讓我與有榮焉,雖然他不再是為了水手隊投球,想到去年在網路上看到GARCIA幫白襪隊拍的廣告,好吧,我只能承認果然水手跟白襪的打擊能力有很大的差距。

  看著太空人的比賽遺憾著KIMI今年與冠軍無緣,MCLAREN也跟車隊冠軍擦身而過,不忍心看到ALONSO再度封王,轉回去看太空人的比賽,看著CLEMENS自責失分兩分依然可以拿下勝投,腦袋裡居然浮現了今年小胖MONTOYA的運勢就是差了那麼一點點,車子簡直想是被人家安裝了什麼詭異的自爆按鈕一樣。

  再接下來看著哈利波特跟在我看來怎麼樣都不像好人的教授交心,卻同時跟幫他許多次的石內卜教授防來防去、鬥來鬥去,忍不住還是轉回去看布袋戲,雖然已經看過一次了,但是看到劍子仙跡耍心機還是很爽很樂很想笑。這個禮拜的經典是,劍子仙跡要威脅變裔天邪幫他下沼澤找佛劍分說,變裔天邪一開始不肯。劍子仙跡就請傲笑紅塵先避開一下,理由是,傲笑紅塵不適合聽「耍心機的話」。那時嘴裡的一口水差點噴出來。之後那段讓變裔天邪「劍子仙跡,你你你你你…」的對白更是讓我笑到不行,果然是讓人料不著的劍子仙跡啊。

  今天為了要繳錢所以去領錢,看到提款機上秀出來的餘額是,不禁納悶,我賺的錢到底去哪了。想想或許該想著辦法來強迫自己存錢,看了看一些基金的評比的淨值,這才發現這也是個大學問。難得熱切的想要做點功課,沒想到打了幾通電話還是沒有辦法獲得什麼有用的資訊,到最後還成了打屁聊天(雖然聊的主題還是共同基金),想要去書店買本最新有關基金介紹的雜誌,還找不到,印象中這種雜誌有不少本,為什麼真想找的時候都沒有呢? 結果搞了半天,還是回家喝杯紅酒打這篇不知所云的文章。

  將近三十歲的單身女性目前的生活,報告完畢。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