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很差,上課上到晚上快十點,居然連公車都沒有,這是什麼蠻荒地帶,公車最晚一班九點半發車,總覺的這個地方歧視沒錢買車的人,若是地鐵方便還說得過去,偏偏地鐵也只有在DC附近比較好,在靠近主要校區的部分就很差。

地鐵又差又貴,雖然有到半夜,但是班次少的可憐。若是在DC 那區還好,到晚上十點多下課,四周一起等車的人不少,還大部分是穿著西裝的上班族,除非是認識的人會在一起聊天什麼的,不然大家都是誰也不理誰的冷漠過客。

隔幾個站出了DC,到了學校所在的地鐵站搭車,絕大部份的時後,等車的人都不多,而且,有很大的機會我會是全車皮膚最白的人﹝我是覺得我的皮膚是有比那些拉丁美洲來的人白啦﹞。不是種族歧視,只是發現很多黑人跟老人很喜歡找陌生人說話,而我正是那種超級討厭這種事的人。另外一件令我討厭的事是,只要車上有二個以上的黑人﹝特別是女人﹞在聊天的話,整個車箱就會是她們的聲音,不知道是天生嗓門大,還是不笑那麼大聲、那麼尖銳就笑不出來。

現在的我正一肚子火的站在等車的月台上,在DC地鐵上發生的可笑的事實在是太多了。最常見的是,明明班次少,又是照時間表跑的,但是轉車很難接上,完全要碰運氣。在轉接點安排一下列車靠站時間跟等候乘客上車的時間,應該不是做不到的事情吧!

另一件讓人很生氣的事是,地鐵常一天到晚修鐵軌。可能是年齡大了,怎麼修也修不完。每當開始修鐵軌的時候,就會希望手中有小說或是雜誌打發時間。我碰過最慘的紀錄是,本來只要花三十分鐘不到的車程,最後到家的時間是將近兩個小時之後的事了。因為修鐵軌,所以車子會誤點,又因為共用部份鐵軌,許多時候車子要停下來讓別的車子先過。好吧!我知道修鐵軌是無法避免的,不過因為修鐵軌讓我等車等到腳痠,這時跑過一台Not in Service的空車,不能怪我氣得想罵人吧!

再來說件DC地鐵的怪事吧。在今年春天,櫻花還盛開的期節,DC湧入了大批的觀光客,所以地鐵候車處跟車上都塞得滿滿的。因為我要上車的那站是賞櫻景點車站之一,所以擠在等車的人群中,我已經快不行了,當看到車子進站,終於鬆了一口氣,人群也像等著讓摩西過的紅海,乖乖的站開,讓滿車的人先下車。好不容易車上要下車的都出來了,要上車的人正準備開始向前移動時,此時,很神奇的,車門關起來了,車子空空的走了。不騙你,此時全候車月台的人都傻了,好幾秒過後才陸續傳出美國國罵,所有人無異議的認為,那個司機有點搞不清楚狀況。放著月台滿滿的乘客,人就跑了,是要我們這些已經擠到快窒息的人搭救護車是吧。

真要我好好的來一吐對DC地鐵怨氣,可能可以說個數天數夜,這樣說來,那個說一千零一夜故事的阿拉伯公主也沒多厲害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eepygirl 的頭像
Sleepygirl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