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試心情放鬆的很,打算好好的看場Raiders的比賽,沒想到Raiders輸得慘不忍睹。當我說「慘不忍睹」,我指的不只是修辭上的意義而已,這可同時也是我實際的心情。不忍心再看到Gannon被Sack的情況下,胡亂轉檯居然被我轉到Sabrina,而且還不是哈里遜福特的版本,是正宗的奧黛莉赫本加亨弗利鮑嘉的版本。雖然是黑白片,但是劇中的奧黛莉赫本依然優雅的不得了。如果把司機的女兒丟到巴黎一陣子就能「教化」出這種氣質,那我也要去!

  其實Sabrina的故事很八股,標準的Billy Wilder類愛情故事,一個傳統的仙度瑞拉。不過看在劇中女主角因夢想而偉大(從小愛上老爸雇主的二公子,因此決定奮發圖強。),又是由氣質出眾的奧黛莉赫本擔綱演出,就不要太計較女主角的花痴。在這部片中的鮑嘉表現也是一流,跟他弟弟David比起來,他真的比較老、比較矮、比較醜、又比較無趣,完全只能夠以人格取勝。但在以人格取勝之前,還要先消除女主角對他的偏見。

  我覺得鮑嘉把Linus生意人本性的奸詐演得很可愛。許多時候你無法分辨他所說的話是真心還是只是設下圈套,雖然如此,你還是無法討厭他。像是有一幕,Linus和Sabrina再餐廳跳舞,他問Sabrina幾句話的法文,其中有一句是My brother has a lovely girl. 當Sabrina回答後,他又繼續問,那I wish I was my brother這句話的法文怎麼說(這兩句對話是憑印象,因為在網路上找不到劇本,若有錯誤請指正)。每次看到這一幕,我都不禁疑惑,在一開始的時候,他想讓Sabrina愛上自己來拆散她跟David,是不是有其他私心?不然當他跟Sabrina開車回家後,發現David站在車庫門口等時,怎麼會講出那串自我消遣卻又很酸溜溜的話?

  因為不是第一次看這部片,所以無法對劇情的發展感到「驚訝」,但是不管看第幾次,每次看到Linus瞄到弟弟David的褲子後口袋插著兩只香檳杯,打算溜去網球場跟Sabrina幽會,Linus假好心要幫助弟弟說服老爸讓他跟Sabrina幽會,卻不斷要他「坐下」跟老爸慢慢談(提示:香檳杯是玻璃做的..)都會literally笑到從椅子上摔下來。當醫生來幫David清除扎在屁股上的玻璃碎片時,Larrabbe家老爸問要怎麼才知道所有的碎片都已經取出來,醫生的回答超棒,他說,看看取出來的碎片能不能拼回兩個香檳杯..

  雖然是個看過許多次的芭樂愛情故事,但每次看到Sabrina跟Linus的互動都會很感動,然後看到Sabrina發現自己心意動搖之後,跑回David懷裡,想要重新肯定她對David的感情,就很想罵她,那個表面帥能幹麻.. (好像罵到自己..) 難道看不出來誰比較有深度、比較適合她,幹麻放不下幼年蠢蠢的迷戀。(雖然Linus一開始也只是想誘拐Sabrina上鈎,但因為已經看過結局,決定因著Linus最後也承認自己動心,誘拐這點可以原諒他。)

  最讚的一幕在於,當兩人用完餐,在回家的路上,Hepburn唱著La vie en Rose,然後Bogart要她再繼續唱。聽著Hepburn唱著巴黎的玫瑰人生(超愛Edith Piaf!),跟Linus一樣,我也希望這趟旅程一直走下去。(當他們到家時,頓時覺得那個站在車庫前的David真是超礙眼!)

  好導演加上好演員,雖然沒有實際跑到巴黎去拍,感覺還是很棒。Audrey Hepburn果然是經典,沒有她,Sabrina也不會這麼的可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eepygirl 的頭像
Sleepygirl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