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過十多個小時的折騰之後,現在的我坐在Detroit的候機區等待最後一段的飛機旅程。不隻倒是年紀大了還是太久沒撘長程的飛機,居然累到耳朵、喉嚨和鼻子都在痛,感覺起來像是重感冒,有種鼻子快要掉下來的感覺。不知道是我要求太多還是這次真的不大順利,從在台灣檢查隨身行李的輸送帶把我最愛的Adidas風衣的拉鍊拉頭弄壞開始,心情就不大好。再加上不知道那個硬殼箱居然那麼的不耐用,摔到Detroit時就爆開了(好在有好心的柏森所送的行李用黏扣帶),有點不敢想像會不會在BWI機場出糗….

  剛剛才吞下兩顆止痛藥,不知道什麼時候藥效才會出來,當初怎麼也們想到到達美國第一次買東西的內容是水、口香糖,和止痛藥。好在轉機時間充足,不但有時間買止痛藥,還有時間在這裡打打字。看到窗外的飛機,有點老舊的小飛機,不知道是多少人的客機?不過飛機大小不是重點,想到在大阪起飛的那架飛機,大歸大,居然在起飛前熄火,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但撘過這麼多次飛機,第一次經歷過飛機重新啟動。

  算一算大概有48小時沒有好好睡覺了,絕對不是因為興奮而睡不著,只是這次搭飛機的運氣不大好。左邊三位日本男士,一路聊天聊到Detroit,後面一位男士,老是要拆我的椅子,每次站起來就要把我的椅子往後押,力道大到我坐在椅子上可以感受到他放手後椅子彈回來。在左邊的噪音跟來自後方施力導致我的椅子變搖搖椅,十多個小時的航程沒有睡到覺,又重感冒,有點快掛的感覺,真是個不大好的開始。

  第一次明瞭原來我的力氣還不小,兩個加起來65公斤多的行李,我居然可以自行把它們從行李架上搬下來,再一路拖到行李檢查區。該好好建議製造行李推車的公司,我的兩個行李箱居然無法同時放上去,害我得一首推著推車(那個爆掉的硬殼箱在用拉趕拖就太冒險了),另一手拉著另一個拉桿箱。病厭厭的我還得推推拖拖,然後在路中停下來調整推車方向(單用左手有點難控制),並咳咳嗽。現在心中最擔心的是,最後這一段的行李託運工人,會不會看在行李箱快不行的份上,對它溫柔一點,讓它可以支撐到BWI的行李架上。

  已經下飛機兩個多小時了,居然右耳耳壓還是不大平衡,看來止痛藥的藥效對耳朵痛沒用,待會到達住處真的得去買阿斯匹靈了。在美國的生活居然從止痛藥開始,真是有點悲慘啊!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