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風琴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樂器,除了是宏偉教堂裡重要的組成成分之外,它的音色很能迴響跟引起共鳴。一個人,十隻手指頭加上兩隻腳,在偌大的管風琴前坐下,一開始彈奏,就可以讓滿滿的人潮肅穆沈靜下來。

管風琴的發明也讓我再度佩服先人的智慧。這不是不同鬆緊的四條絃而已,非常多根管子,不同長短,不同粗細,做各式各樣的安排,還要加上可以有不同的音色變化,這可以算是一門了不起的科學發明了吧!更別提外觀藝術美感設計,就算除去藝術雕刻裝飾,所有的管子排列起來,就是一幅藝術作品的展現。

在歐洲自助旅行的時候,我很愛晃到各個天主教教堂,這些美麗的古老建築物是我這麼熱愛歐洲城市的主因之一。每次推開教堂厚重木門,跨進教堂,除了走到走道中間向前看到主祭壇和挑高屋頂拱樑給人的空間感之外,我再來常做的事情就是轉身看向進門的方向,因為大多數的教堂會把管風琴架設在正對主祭壇正門口的上方,往那個方向找,就算沒找到管風琴,至少也會找到一扇玫瑰花窗。如果運氣好的話(而我常常運氣不錯),還會碰到有人在教堂練管風琴,雖然只是片段,但是足以讓人起雞皮疙瘩體會到音樂在空間裡迴盪,緩緩上升直到天聽。

在歐洲旅行時,有幾次特別進到教堂去體驗望彌撒,(說體驗的原因是雖然程序意義我大略知道,但是內容我都聽不懂,最多只能跟著唱拉丁文的Kyrie eleison而已,)我更加體會到管風琴音色的奇妙。管風琴音色有種圓潤感,雖然在一般管風琴獨奏音樂會時比較不會使用這種音色,但是我個人覺得那是最令人感動的音色。在彌撒進行中,神父吟誦和會眾唱詩時,管風琴圓潤的音色和人聲包在一起,和諧的融合在一起。不像在交響樂團伴奏下,合唱人聲得要和交響樂團對抗,或者得要輪流做出主題讓整個作品完整。但是在彌撒裡,人的歌聲和管風琴的樂音交織在一起,加上教堂挑高的空間感,渾厚的人聲跟音樂成為一體,一起作為獻給神馨香的祭。

近距離看過管風琴的構造之後,我就不敢奢望我可以學得會彈管風琴,我的左手除了打鍵盤之外近乎廢物不用說,連巴哈那種兩隻手分別要做不同事,走不同旋律的東西我都反應不過來,更別說連腳都要一起來,然後走第三條路的管風琴了。不過在管風琴講座發現台灣還有不少人學這種樂器,但是在不是挑高屋頂的大教堂,管風琴本身看起來比較有壓迫感,樂音聽起來也比較有壓迫感。來自巴黎聖母院的管風琴師一個個指導,坐在下面聽的我雖然對於技巧沒有全懂,但也大概了解不同的詮釋有不同的彈法,帶給聽眾的感覺也很不一樣。感覺好像在練合唱時,老師不停提到的主題是什麼,每個音之間有什麼關聯,要讓人聽到的是什麼?合唱四部或是八部,並不是時時刻刻每一個聲部的每一顆音都要被聽眾聽得清清楚楚,若真的這樣唱應該聽起來像是菜市場一堆人吵架吧!作曲家常常已同樣的元素拆解或拼湊,或者做一點點的變化,有時他正大光明的告訴我們這些元素是什麼在哪裡,有時這些元素東躲西藏,得要費點力氣才能尋得著。不過也就是因為有這些尋寶遊戲樂曲才不會單調,找這些東躲西藏的東西才是趣味所在。像是偵探在找線索,厲害的偵探才有辦法找到完整的線索,了解事物的全貌!其實所有的音樂也都是如此,做音樂的人最厲害的就是看完樂譜後,找到作曲家藏在各處的片段暗號,在演奏時加點提示(把主題清楚展現),幫助聽眾聽懂作曲家想要說的故事!

管風琴的拼圖碎片對我這個駑鈍的聽眾來說比較難一點,這天上台彈奏的人感覺都很忙碌(或者是因為在大師面前所以很緊張?)每個人都很用力的彈每一個音,很怕彈錯或漏彈,搞到我這個聽眾也跟著忙了起來,雖然人坐在椅子上動都沒動,但是就是感覺很忙。但是大師下場示範,彈同樣的東西,差別只是在於加一點點重音引導,或是一些連音或頓音彈法,感覺就很不一樣。我想到我小時候學鋼琴的時候,總是被老師逼著練習練習,把每個音都彈對,感覺就是照著譜上的指示敲敲敲,從來沒有好好研究過樂譜,注意作曲家所擺的細節,最沒耐性的我超級討厭不斷的練習敲敲敲,所以也就只彈了幾年的彈琴,要是當時有多下點苦心,說不定今天就更能夠享受音樂!

大師音樂會演出當天,坐在國家音樂廳三樓的位子,可以平行看到國家音樂廳的漂亮管風琴。常常看到這個管風琴,有時候合唱團音樂會時還會站在它的旁邊,但是這場音樂會是第一次聽到它發出聲音。長手長腳的大師走上台時的腳步好像快墊腳跳舞的感覺,明明要面對那麼大的一台管風琴,卻像個開心的孩子一樣。坐上椅子後,管風琴琴音響起,所有人從第一個音就被震攝住了!管風琴師用各樣的音色來表現樂曲,明明是很複雜的東西,他卻總是一派輕鬆的在彈。有些曲子是前兩天講座裡學員彈過的,但是大師彈起來就很明顯的不同。因為坐在三樓的位子可以清楚的看倒他的腳在踏腳鍵盤,明明除了手在忙之外,腳也很忙。腳鍵盤不是只有負責長音而已,居然有一堆十六分音符的音,但是看到他的雙腳一點都不慌亂,也不用低頭找鍵盤位子,雙腳就很流暢的把該有的runs彈出來,一點都不會讓聽的人很緊張會不會「岔掉」,而且腳鍵盤的最高音跟最低音明明距離很遠,他也可以很優雅的踏到他該要踏的音。一整場音樂會下來,就是優雅的音樂饗宴啊!安可曲他彈了大家耳熟能詳的 Toccata and Fugue in d minor,這一首由大師彈起來有更有味道,我都開始覺得我在黑白哥德風恐怖片裡…

大家聽得太享受了,拼命拍手不放他走,所以他後來又來了個即興演出個人秀,明明兩隻手不但要彈琴還要拉栓子改變音色,又兩隻腳要忙碌的踩腳鍵盤,他還是一派優雅輕鬆自在,讓大家感受到管風琴的魅力,讓我從新又一次愛上管風琴!

讓大家欣賞一段大師Oliver Latry在巴黎聖母院彌撒彈的曲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u1wTMh6Ts8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