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上一次搭泰航應該是很多年前去巴黎的那一次吧。這次到義大利又訂到泰航,雖然價格上來說比我所預想的高不少,不過想想可以少掉一段在歐洲轉機,還是比較方便。曼谷機場感覺非常國際化,記得上次轉接往巴黎的飛機,也是接得很近,沒有浪費太多時間。

台北飛曼谷這一段,整台飛機滿滿的,可能從首爾就載了不少人,只是不太知道首爾離曼谷應該也沒有多遠,怎麼會有人搭這種還得要台北轉的班機? 中正”國際”機場果然一點都不國際,這跟我由第一航廈出發一點關係都沒有,在我看來第二航廈也沒好到哪裡去。一直都覺得曼谷跟香港機場,都遠比台灣來得像樣,上個禮拜看到了浦東機場,我想台灣大概把整個中正國際機場拆掉從來,也蓋不出國際格局的機場吧。同事說她很不贊成松山直飛大陸跟羽田機場,理由是讓人家一下飛機看到松山機場就會覺得台灣真是個未開化的地方,但我覺得,就算是從中正國際機場抵達,應該印象也只會好一點點點點點…

因為台北飛曼谷這一段被安排在很後面的位置,所以在中正機場check in的時候,就順便要求櫃檯幫我也畫好後面這一段的機位,看有沒有機會給我比較前面的位置。到了曼谷機場發現好像同班機有個台灣旅行團,好險有先畫好位,這樣應該可以跟他們距離比較遠。我不是歧視台灣人,只是真的很怕跟台灣旅行團一起搭飛機,之前的經驗太慘了,總是走來走去動來動去,還愛換位子聊天,所以我還是能避就避。曼谷到羅馬的飛機還挺空的,航空公司安排位子還挺貼心的,因為飛機沒有滿,所以把座位給的挺分散的,要了走道位有點後悔,因為左邊看到蠻多要靠窗位的人,就一個人獨享了三個位子,還可以躺下來睡覺(不過那位先生的腳太長了,也沒睡得多舒服就是了。)其實也不應該抱怨,我也一個人佔了兩個位子,還可以把腳翹起來睡覺,所以可以回答朋友的問題,我真的從小就坐姿不良!難得飛長途的飛機可以好好睡覺,還做了詭異的惡夢…

這趟飛機讓我一直很疑惑,泰國男生到底是因為語言的關係感覺起來娘娘腔,還是本來就是那付樣子? 同飛機有一位男士,皮膚看起來一定有定期作臉保養的習慣,眉毛也是修過的,講起話來手的姿勢很像女人,不過倒是頂了個中年男子肚子。同飛機也看到另外兩個男人,年紀不大大約三十出頭,講起話來也有點娘,連兩個空少講話也是類似的調調,我都開始覺得該不會是泰文的音調讓人聽起來比較娘嗎?

清晨六點半多抵達羅馬,看到地上有下過雨的痕跡,心沉了一下,出門玩碰到下雨天就很掃興,特別是要拖著行李走來走去的時候。羅馬機場也是個感覺起來很舊的機場,因為時間早也沒有太多的人。沒想到過海關超輕鬆,海關官員連對一下我是不是護照本人都沒有,只在那翻申根簽證,翻到就蓋個章就讓我過關了,害我之前還擔心沒有保險不能入關,在中正機場加買了醫療險…

之前已經打聽好可以從機場搭火車到羅馬的Termini火車站,然後就可以轉火車去佛羅倫斯。當初因為擔心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出海關等行李還有找往羅馬的火車,所以不敢預定時間太接近的火車票往佛羅倫斯,但後來發現一切是我多慮了,使得我現在待在Termini火車站裡的小咖啡店寫東西打發時間,因為我怕我再繼續看我的小說,我回台灣的飛行航程會沒事可做。

羅馬機場雖然舊,但是標示還很清楚,沒碰到什麼困難的就領了行李,是說這一趟出門,發現我的行李很受歡迎。之前搭大有巴士去中正機場的時候,也有一群大概是回台灣探親的ABC,居然也把我的行李一起卸下車,還好我出門會神經直,有貼著窗戶注意一下自己的行李,趕緊跳下車認回我的行李箱。這趟在羅馬機場,我的行李箱轉到距離不到兩公尺的時候,居然我右邊那個泰國人看了掛牌以為是他朋友的,我右手伸過去說,不好意思這是我的行李箱… 這次太匆忙了,沒有幫行李箱化妝作記號,下次得要記得讓它看起來特別一點!

沿著標示找往羅馬的火車站也很好找,只是一路上會見識到羅馬機場果然舊舊小小的。花了14歐元買了火車票,不過好玩的是,走過去搭車發現居然沒有人驗票,只有一堆機器在那邊要大家自己stamp,原本以為下車的時候要檢查,後來發現也沒有,我也就跟著人群這樣走出來了。或許在機場搭這班火車的大多是笨笨會乖乖買票的外國人,所以不用驗票吧。之前聽說由機場搭火車到Termini火車站大概要花30分鐘,親身體驗是,火車司機還蠻隨性的,一路上慢慢的開,真的是很慢很慢的開往Termini,瞄了眼手錶,超過40分鐘才到。我猜想在義大利火車大概很少準點吧!

當初為了要買7折的火車票,在網站上搞訂票時間搞了好久,最後訂了個12:45的火車票。看到書上寫著Termini火車站是羅馬最大的火車站,Termini火車站月台很多,往義大利各個城市去,不過看來只有三家店,一家賣香菸等有的沒有的東西,一家超級市場,然後就是一家咖啡店了。本來想要四處晃晃,但是拖著行李箱不太方便,又感覺快要下雨的樣子。火車站內只有咖啡店有地方坐,所以我沒有選擇的窩下來,打算來看個小說,殺個兩三個小時時間。點咖啡容易,牆上一排店裡有提供的飲料,兩個店員手腳俐落的咖啡一杯接著一杯的煮。先叫了一杯Latte Macchiato,笨笨的沒了解店員問我”here?”指的是在吧台喝嗎? 還跟他說是,結果我端著咖啡跑到座位區去,我想他大概心裡在罵這個笨外國人吧。點第二杯Cappuccino時才發現,原來咖啡牆上看板是吧台區喝咖啡的價錢,座位區的價位是不一樣的。希望我第二杯有付座位區的價錢,可以讓帥哥店員原諒我,畢竟感覺之後來這邊喝咖啡的機會應該還是有的。

結果要去搭火車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月台的正門在後方,那裡才是商店林立的地方。不過已經要趕火車去佛羅倫斯了,只等回羅馬時再來逛了!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