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者 pics


看完了跟朋友借來的這本The Simple Art of Murder。其實這本書臉譜有出中文版,書名翻成「謀殺巧藝」,個人覺得書名其實還翻得不錯,這本謀殺巧藝正躺在我家客房的書櫃上,但是就算我看過這本書的中文版,多年後再看英文版,感覺仍像是在讀沒讀過的書一樣。

這本書是由一篇討論偵探小說的論文跟四篇短篇小說集結而成的,雖然沒有任何一篇短篇故事的主角是著名的「漢子馬羅」,但是除了最後一篇讓我有點錯愕的故事之外,其他每一篇短篇的主角,都有令推理迷感到熟悉的馬羅的原形!

借來的這本書感覺起來很有歷史,沒有ISBN編號,在書的內頁找到的SBN編號網路上也查不到,書的右上角還標著95cent,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小說定價才會不到一塊錢美金? 難怪朋友威脅我說,如果我不把書還給他,他會雇用馬羅天涯海角找我討書。雖然說可以見到馬羅本尊可能會變成不還書的誘因,不過這本書看起來太有歷史了,不還可能會太過分!

有機會可以讀英文版的Chandler實在是太好了。老實說,讀中文版的謀殺巧藝沒有太多的感覺,但是英文版的這幾個短篇,讀起來就很過癮! 應該不能怪這本書的翻譯,畢竟許多文化性或是口語俚語等東西,本來就很難找等同的字眼。看了英文版的Chandler才真的體會到他的書好看的不只是故事而已,他的文字也很棒。我指的並不是文字優美,Chandler筆下很多處在邊緣地帶的角色,沒受過什麼教育而是靠拳頭討生活的,讓他們說起話來像是朗誦沙士比亞,那也太假了! Chandler在寫對話時,很逼真的用了許多黑話跟不合文法的口語,還要再加上咬字不清的腔調等等,這種描寫,大概很難翻譯的出來。另外我也很喜歡Chandler對人物對場景的描寫,不但文字優美又很有層次,感覺就像是透過主角的眼睛看出去。不像是我這個腦袋簡單又思考平面的人,大概只會做顏色跟形狀等描述,而且還是以了無新意的字眼跟方式。Chandler栩栩如生的描述,讓我覺得他的每篇故事都可以拍成電影了!

比起Dashiell Hammett筆下的角色,其實我是愛Raymond Chandler所塑造出來的漢子馬羅的形象多些,大概是因為Chandler沒有Hemmett那麼憤世嫉俗。每次看到Chandler筆下的偵探,我會對人性還有一點信心,雖然並非事事都合乎法律下的對與錯,但是某種程度上,可貴的不是訴諸法律,而是人性上的抉擇跟正義的原則。

我很喜歡Chandler筆下的那個世界,就像是在老電影裡面看到描述的20、30年代,書中人物痞痞的穿著西裝戴著帽子,暗巷裡的拳頭,還有俱樂部跟廣播裡傳來的爵士樂搖擺,這也該算是曾有的繁華吧!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