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路上找有關李斯特(Liszt)前奏曲(Les Preludes)相關資料時,發現好像引起我注意的那一句話似乎是一位法國詩人拉馬丁(Alphonse de Lamartine)所寫下的,只是李斯特引用他同名詩作作為這首交響詩的標題。據說李斯特寫出來的曲子其實跟這首詩沒有太大的關係,甚至有文章說交響詩完成在先,李斯特是之後在幫交響詩找標題時才引用了拉馬丁的同名詩作。

  不論真相如何,其實我也沒有真的那麼在乎,但是下面這一句話真的很有意思。或許是因為李斯特的這首「前奏曲」交響詩太有名了,網路上找到有關Lamartine Les Preludes的資料,都是在談李斯特的交響詩,目前還找不到拉馬丁原詩的英文翻譯。不過就各個樂評的寫法(雖然我不知道寫這些樂評的人有多少有讀過拉馬丁的原詩),李斯特所寫的交響詩跟原作相差了十萬八千里。(據說)拉馬丁的原詩作是帶著悲觀的角度,所以我猜想這段話的第一句話應該是源自於拉馬丁,而李斯特的交響詩雖然引用同要的標題,但是卻是比較正面又充滿的希望的曲子(是說我也還沒聽過前奏曲全曲)。

再重新寫一次這句有意思的話:
What else is life but a series of preludes to the unknown Hymn, the first and solemn not of which is intoned by Death?
「生命也只不過是那首以死亡敲響莊嚴的第一個音符的未知曲目前的一連串前奏曲而已。」
(試著在網路上找現成的翻譯,但是找不到我覺得通順的。我自己大概翻一下,但是自己中文程度又很差,請各位高手不要吝惜改正或是提供更好的翻譯版本。)

  如果繼續讀李斯特接在這句話之後的文字,大概就不會覺得這句話灰暗,因為他接著提到愛對所有的事物來說是清晨,提到命運是生命的美好不受暴風雨打擾侵襲等等的,提到受傷的靈魂如何在生命中找到平靜,然後號角聲響起時,能夠挺身而出面對困境等等。所以李斯特也就寫了這麼一首充滿希望可以面對困境的交響詩。

  不過如果就只看上面的那一句話,有關前奏曲的那一句話,先暫時撇棄李斯特的曲子跟他之後有關生命愛情等的附註,由拉馬丁的人生觀,還真的是有意思的悲觀啊。

  所謂的前奏曲,指的應該是樂曲開始之前的引子,我不懂音樂,特別是古典音樂,不過就字面上來說,前奏曲的最重要目的,應該是要帶出作曲家在之後正式樂曲中所要說的話,雖然似乎有不少作曲家寫了不少「獨立」的前奏曲,不過若光就「前奏曲」或是「Preludes」的名字來說,都代表著在什麼東西之前的意思,而且以之後的那個東西為主,不然就該讓後面的那個東西叫做「殿樂」吧!當然前奏也有其重要性,畢竟這是讓我們一窺之後主角大概會長什麼樣子的機會。

  人生,只是一首未知樂曲的前奏曲而已,而這首未知樂曲的第一個音符,是由死亡敲響的。

  人生忙忙碌碌數十載,想闖出一片天下,想要達成什麼樣的成就,結果搞了半天,只不過是一連串的前奏曲而已。那首才真的是重點的未知樂曲,是在死亡敲下第一個莊嚴音符之後才開始演出的。

  不知道為什麼,腦袋裡面又響起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輕輕的第一個音,宣告了整首曲目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