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一直到處笑說,我的個性就是雞婆,所以不管是生活或是工作上,總是會有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找上我,大部分的時候,我也還挺喜歡有這些能讓我增廣見聞的怪事。

  最近我這種個性讓我自己有點吃不消了。或許是因為大多數找我幫忙什麼的還是熟朋友,或者是事先有跟我大略溝通過事情該要怎麼做,也讓我安心我只需要盡力幫忙即可。基本上對於朋友或是好同事間需要幫忙的事情,只要能力所及,我通常都會樂意幫忙。但是這些朋友跟同事通常也知道所謂的幫忙是一時支援的性質,我可以幫忙解決並不代表這種類型的事情從此之後就是我的事情,同時這些事情的優先順序絶對不會高過我自己手邊的工作。

  我最近開始覺得或許我不應該這樣樂於幫忙。當有人開始把她該要做的事情理所當然的丟給我當作我該要做的事情時,這絕對不是我所認定的「幫忙」。

  我熟悉某項工作,甚至可以做的比現在在那個崗位的人做得好,這並不代表我就該要做那項工作,現在在那個崗位的人也不該把那件工作丟給我,你所該要做的是檢討為什麼你對於那項工作的熟悉度比我差,畢竟你也不是剛畢業或是只是剛開始接觸那項工作。若是某些特殊沒有碰過的狀況,你反應不過來,那就算了,雖然是台灣最了不起的學校畢業,還是有可能就是個腦袋轉不過來的人,反正也不是我碰過的第一個。不過這是一個每年都會發生超過幾十次的事情,每年都會被問幾十次的問題,這個工作也做了超過兩年以上了,只是今天這個問題或是事件引發的導線比較不同,第一個反應就是要把事情交給我處理? 等我明確表示你該要可以自己處理時,就問我該要如何處理? 我可以回答你該要如何處理並不是因為我今天的工作範圍,因為這件事情的癥結點跟我現在的工作範圍根本無關,我可以回答的原因是,我還記得我當初在你的工作崗位時,我會怎麼處裡這件事情。說穿了,如果我今天沒有之前跟你一樣的那段工作經驗,你該要是最了解得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才對。

  當你不停的把我拉進你跟客人的電話討論中,或許你覺得這樣解決事情比較容易,但是客人當初打電話給你其實是因為這是應該你要解決的問題,把我拉進電話討論中讓我解決,就是你解決問題的方式嗎? 當我把我的時間拿來做你的工作時,拿請問我要拿什麼時間來做我原來該要做的工作?

  我一直以為我不是太愛計較工作的事情,但是最近發現我還真是犯賤的雞婆! 一件事情已經幫忙處理到只剩下臨門一腳就可以結案,有人不起腳射門,結果依舊還是我的錯,錯在我為什麼不直接射門直接做完整件事情就好!
創作者介紹

Midnight... Alone... 午夜... 娜的沙龍...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