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過十多個小時的折騰之後,現在的我坐在Detroit的候機區等待最後一段的飛機旅程。不隻倒是年紀大了還是太久沒撘長程的飛機,居然累到耳朵、喉嚨和鼻子都在痛,感覺起來像是重感冒,有種鼻子快要掉下來的感覺。不知道是我要求太多還是這次真的不大順利,從在台灣檢查隨身行李的輸送帶把我最愛的Adidas風衣的拉鍊拉頭弄壞開始,心情就不大好。再加上不知道那個硬殼箱居然那麼的不耐用,摔到Detroit時就爆開了(好在有好心的柏森所送的行李用黏扣帶),有點不敢想像會不會在BWI機場出糗….

Sleepy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